熱門都市小说 天星恆裁-第七十三章 窮鬼屍潮閲讀

天星恆裁
小說推薦天星恆裁天星恒裁
伴随着越来越深入,五菱县也愈发诡异。街道边的房屋里,满是恐怖吓人的丧尸。
“太多了,一个一个杀根本不合适。”马恒羽将匕首从丧尸的额头前抽出,望着前方街道两旁林立的房屋,眼里闪过一抹凶狠。
林青平提议道:“把怪物引到一起吧。”
“好。”马恒羽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指着左前方那栋矮小的房子道,“那栋房子的入门窄小,我们躲里面,堵住门口就只用受到一只丧尸的攻击。”
我叫阿法狗
林青平扫了一眼马恒羽所说的房间,同意他的做法:“走吧。”
三人快速进入房间,由身为剑客的林青平堵住门口,马恒羽站在身侧勉强可以攻击到外面的丧尸,林海馨只需要站在屋内保证林青平的血量健康就可。
站位定下,马恒羽突然问到:“还有个问题,怎么引怪?”
林青平答道:“用宠物引吧,采取听从模式。”
马恒羽召唤出小强,看了眼这只体格较大的雪白剑齿虎,摇了摇头,又将目光望向林海馨。
林海馨当即否定:“不行,小蝶太弱了。”又弱弱地说到,“我不会引怪。”
“我来吧。”林青平召唤出青刃,体型适中的剑刃螳螂之王将两只泛着金光的前臂挥舞的“咔咔”作响。
“哇,这是你的宠物吗?”青刃的出场惊艳到林海馨,小姑娘兴奋地问到。
林青平淡淡答道:“嗯,剑刃螳螂,普通等级的宠物。”说完,启动听从模式,操纵着青刃夺门而出。
青刃两对后腿发力,沿着空荡的街道中央一路蹦跳,来到五菱县深处。紧接着,掉转方向,采用“左右前左前右……”的方式吸引两侧丧尸的仇恨值。
被惊扰的丧尸晃悠悠地冲出们来,跟随青刃后面。在林青平的操控下,青刃跳动的速度减慢,牢牢吸引住丧尸的仇恨。
丧尸大军很快乌泱泱地冲着三人所在的小房间袭来,林海馨吓的嘴唇发抖,声音颤抖:“这 是不是太多了,我们能打的过吗?”
马恒羽的战斗欲望则以被调动,已经开始摩拳擦掌:“这样的战斗才叫刺激。林海馨,这些丧尸不能破开青平的防御,所以,只要你的治疗不间断,我们的MT就不会倒下,马奇诺防线也不会失守。”
亦得 小說
林海馨小鸡啄米地点头,秀发也跟着飘动:“嗯嗯嗯,我一定会保证好他的血量。”
“你不应该问问我什么是马奇诺防线吗?”
“嗯?”林海馨一愣,思维有些跟不上马恒羽,下意识地回答:“我知道啊。”
“淦!”
林海馨没听清马恒羽所说,追问到:“什么?”
“没什么。”
这一边,青刃所带尸潮的先头部队已叩关请战。
“来了,准备战斗!”林青平眼疾手快,将已经受到攻击的青刃召回宠物空间,手腕转动,蜂王剑在出现的一瞬间,已凝聚白烟。
“一龙斩!”
白烟飞出,挤在门外的先头部队首当其冲,被击退一小步。
“我去,这是什么技能?”马恒羽从林青平身侧的空隙使出重凿将再度逼近的丧尸击退,一脸震惊地问到。
林青平使出破斩,同时答道:“剑客的30级通用群体伤害技能,一龙斩。”
“真羡慕啊,为什么鬼探就只有一个伤害技能,还是单体的。”
“鬼探是辅助职业,还想要什么自行车,洞悉和迫降不要停,就对门口这只丧尸使用。”
“了解。”马恒羽说着,洞悉和迫降的二连击已使出,林青平也同步发动“不灭”与“剑舞”。
身后的林海馨则挥舞法杖,刷新加持在林青平身上的治愈光环,同时短蓄力的治愈术将林青平被丧尸挠掉的小格血量加满。
在三人的通力合作下,第一只丧尸很快倒下,它身后的丧尸很快补上空缺,对着矗立在门口的林青平就是一通抓挠。而其他丧尸由于站位,只能发出“呜呜”地刺耳叫声,发泄式的挠着墙壁。
十分钟很快过去,死在三人小队书中的丧尸已有一片,林青平单手轻扬,青刃再度出现在身边。将青刃调为听从模式,跟马恒羽的小强和林海馨的小蝶一起,乖乖地蹲在一旁,吃着经验。
三人因为定位不同,忙碌程度也不一样。林青平作为队伍的MT,又身具一龙斩的群上技能,所以他不仅要当活靶子,还承担绝大的输出份额。马恒羽的鬼探,身为辅助职业,技能并没有刺客那么霸道,脆皮身板又不能抗伤害,大部分时间只能提供洞悉和迫降两个辅助技能,偶尔借助林青平攻击的间隔,偷得一两下攻击。而站在身后作为治愈者的林海馨,却是三人中最忙碌的一个,不仅要频繁施展治愈术和刷新治愈光环,还要不时施展治愈者30级的攻击技能——圣灵惩戒,这是一个单体技能,而且伤害较低,小姑娘本着坚决不划水的优良品格,技能一好就会释放。
三人小队的攻击有条不紊地进行着,门外倒地的丧尸也越来越多,可空位很快被其他丧尸填补。
“我是不是引得太多了?”将蜂王剑从丧尸额头拔出,望着潮水般拥挤的尸潮,林青平咽了咽口水。
“没事,扛得住,解决这些丧尸只是时间问题。”马恒羽为新填补上的丧尸加持洞悉和迫降。
林青平挥舞蜂王剑,再次使用一龙斩,望着渐空的法力值条,有些担心道:“我的魔法药水用完了,单靠普通攻击,清怪速度太慢了。”
马恒羽的魔法药水也同样消耗殆尽:“我也没带多少,之前都是靠自己恢复的。”
“魔法药水你们不用担心,我带了好多,先给你们一人十瓶。”林海馨说着,取出二十瓶魔法药水,交给马恒羽。
马恒羽接过魔法药水,留下十瓶,剩下的十瓶递给林青平,回头问林海馨:“治愈者技能冷却快,很吃法力值,你留的魔法药水够吗?”
“够的。”林海馨点点头,不好意思地笑道,“我带了一百瓶魔法药水在身上,还有很多呢。”
马恒羽一愣:“你怎么带那么多?”
“我平时跟小浅一起练级,她不喜欢带恢复品,我就每次会多买一些。”
“你怎么会有那么多游戏货币?”
“恒裁有开通交易系统啊,可以用现实的天星货币购买。”
Dead or Darling
“啧。”马恒羽竖起大拇指,“有钱!”
林海馨辩解道:“这叫投资!”
马恒羽深有同感:“是的,你说的对,宋公子也是这么说的。”
“宋公子?”
马恒羽解释道:“一个朋友:宋天,家里有的是钱。”
“宋家的宋天?”
马恒羽一愣:“你知道?”
“知道。”林海馨点头陷入沉思,“小浅跟我说过宋家,从她那听过宋天的名号。”
“哦?”马恒羽笑的有些猥琐,“看来你那朋友对宋天有点意思?”
“才不是呢。”林海馨握着嘴巴笑道,“小浅说宋天不是什么好东西。”
“嘿,我这暴脾气,你那朋友竟敢这样说宋天!”
“你想干嘛?”林海馨瞪着马恒羽,“小浅是我的好朋友,你想干嘛?”
“我什么都没想。”马恒羽连连摇头,“你那朋友说的对,宋天确实不是什么好东西。”
林海馨喜笑颜开:“这才对嘛!”
马恒羽在心中默念道:“老宋啊,老宋,你别怪哥哥,哥哥也是迫不得已。再说,你已是有妇之夫,不是好东西就不是好东西吧。”
林青平静静地听着两人对话,并未插嘴,他听享受这样的氛围,同时也能明显感受到:他的这位朋友,多半是动了真心。
林海馨和马恒羽结束拌嘴,也很快调整状态,投入战斗中。
一时,小小的房间里,不断飞出使人眼花缭乱的技能光芒。
……
“破斩!”
两个小时后,伴随着林青平抽回蜂王剑,眼前丧尸的倒地,三人小队引来的丧尸潮终于被屠戮殆尽。
“啊,累死了,这到底有多少只丧尸啊?”马恒羽将匕首仍在一边,很没有风度的靠着墙壁坐下。
林海馨将贴在额头的一缕被汗水浸湿的秀发拨到耳后,慢声道:“是好多啊,应该不下200只吧。”
林青平背靠破烂的木门,拉出虚拟系统,指着一旁的作战统计道:“我们一共杀了212只丧尸。”
这212只丧尸让林青平勉强升到36级,林海馨和马恒羽则连升两级,同步来到32级。
休息时刻,三人将丧尸爆出的装备捡回,在一一鉴定之后,得出一条结论:这是212只穷鬼。
爆出的十五件装备中,竟有十二件是低阶的青铜器,已不符合三人的使用需求,剩下的三件装备,加魅力的护腕给了林海馨,小姑娘皱着鼻子嫌弃地装备上。剩下的两件法师装备,林海馨说她没有法师朋友,大方的让给了马恒羽。马恒羽也不客气,径直扔进背包,说要卖了去换钱买食物,因为他的生命线已经下降到70%。
林青平的生命线最惨,再度跌回67%,林海馨的生命线也降到70%,三人便决定吃完食物再前进。
林海馨好心分给马恒羽一份炸鸡,自己则食用一份蔬菜拼盘。
林青平吃下同样吃下一份炸鸡,看着生命线的恢复,问林海馨:“为什么不吃炸鸡,蔬菜拼盘恢复的量并不多。”
林海馨娇笑道:“吃炸鸡会胖的。”
林青平顿觉无语:“这是在游戏,又不是在现实。”
一旁的马恒羽看不下去了,狠狠地敲了一下林青平:“你个直男,女孩子当然很在乎体重了。”
“啊对对对。”林青平连连点头,“你说的都对,你全家说的都对。”
马恒羽:“……”
林海馨:“……”
……
休息完毕,林海馨问道:“接下来怎么走啊?任务说让我们到五菱县,可这里也没有线索。”
马恒羽戳了戳林青平:“小林,这任务是你接的,想必你一定知道吧。”
林青平无动于衷,他在回想刘猛先前说的话:“不知道那棵大槐树是否还在?……”
片刻,他睁开眼问到:“刚进入五菱县时,有没有看到一棵大槐树?”
林海馨右手食指点着嘴唇,摇头道:“没有,我没看见。马恒羽,你看见了吗?”
“没有,我也没看见。”
更俗 小说
“那看来,我们还需要往里面走。”林青平走出房屋,解释道,“我在接这项任务时,刘猛曾说过‘村口的大槐树’,既然刚进来时没看见,那就意味着目的地还在五菱县深处,我们要往里走。”
“那就走吧。”马恒羽捡回匕首,一跃而起,跟在林海馨身后出来。
随着越来越深处,街道两旁的建筑也越来越显得阔气,由破烂不堪的茅草屋到富丽堂皇的高大建筑。唯一不变的就是空荡,每处房屋的大门都敞开着,露出庭院内部的萧条景象,与随处可见的抓痕,以及空气中那飘散不去的恶臭。
金主
街道一直绵延向远方,十分钟后,林海馨指着前方欣喜道:“你们看,那是不是刘猛说的那棵大槐树?”
林青平也看到了那个坐落在远方的高大树影,直觉告诉他那就是刘猛说的大槐树。
“走吧。”
不多时,在越过一座小桥后,村庄前那朦胧的巨树完全呈现在众人眼中:巨大的树干拔地而起,直插云霄,树身上满是岁月的痕迹,一条粗壮的红绳缠绕在身上。再往上,则只见光秃秃的树冠,细小的枝丫伸入空中,似在乞求苍天的怜悯。
望着红绳,林海馨不解地问到:“为什么树上要系红绳?”
见马恒羽不出声,林青平笑着解释:“树上系红绳有以树为媒之意,是用来祈福的。不过,槐树还有另一种说法,槐从字面来看乃有‘木中有鬼’之意,所以也称为鬼树,系红布可挡斜物入宅,有震避只用。”
顿了顿,林青平继续道:“不过,槐树本就代表平安吉祥,乃是福泽之树。上系红布多是民间百姓为图安慰,而有的祈福之意。”
“哇,你懂得好多啊。”
眼神瞥乐眼旁边的马恒羽,林青平赶忙道:“都是听别人说的,我也不懂这些。”
“迷信之说。”马恒羽不屑地转了转匕首,向槐树后面的小村庄走去。
林海馨快步追上马恒羽,不满道:“什么叫做迷信之说啊?我看你是不懂,哼!”
马恒羽哽着脖子:“谁说我不懂的?只是作为新纪元的优秀青年,我更相信科学。”
林青平无奈的耸耸肩,跟上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