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小說 大梁發家史笔趣-第二百四十二章:這是個美麗的誤會

大梁發家史
小說推薦大梁發家史大梁发家史
关于这件事,陈杉本也没打算瞒她,点点头道:“不瞒你说,眼下在江南我已经有了两个红颜知己,我是绝不会离开她们的,就像绝不会离开你一样。”
薛妙华紧咬嘴唇,轻泣道:“你这坏蛋处处留情,人家早就知道了,可恨我就是喜欢你。你要怎样,我还能拦住你不成?人家为了你,连家都不要了,你敢不要我,我就死给你看。”
“哪里哪里,怎么会呢?”陈杉呵呵一笑,将她搂进怀里道:“对了,你怎么会这身装扮。又到了这里呢?你姐姐方才寻你来着,你见到了么?”
薛妙华在他手臂上咬了一下,哼道:“你现在才想起来问么,我生气了,不告诉你。”
闷王邪帝
“那我要将你娶进家门,你愿不愿意?”陈杉嘿嘿笑道。
薛妙华脸上染起一抹红晕,低头道:“现在么?人家还要到京城求学呢,要不,我们成了亲再去好了。”她一抬头。便看见他脸上捉黠的笑容,顿时小脸通红道:“你个坏蛋,就会这般欺负我。我将来一定要将你欺负个够。”
与这天真无邪的丫头聊了两句,又放下了心里地担忧,陈杉着实开心。
全职修仙高手 小说
薛妙华道:“昨日我从丫鬟那里得知了你回来的消息,恼恨姐姐一直瞒着我,还将你拒之门外,就去找她理论。姐姐心情似乎也很差,我和她说着,她也有些激动。人家一时委屈,就想出来寻你了。”
说起昨夜的情形,薛妙华脸上又泛起一阵委屈之色:“当时夜色深,我又不知道到哪里找你,只好等到今日天蒙蒙亮才出门。为了避人耳目,我出门之后就换了这身衣裳,到处寻你。可你这人也不知钻到哪里了,我寻你不着,又无处可去,便想到了这个地方。我就在想,本小姐就一直在这里等着,看你能不能寻到我。你三天不来,我就等三天,你三年不来,我就等三年。要是你个没良心的,永远想不起我,我活着也没意思,就算是冻死在这里也是活该。”
这丫头竟然和她姐姐一样执拗的性子,陈杉又好笑又感动,在她小脸蛋上拍了两下道:“什么冻死活该,以后可不准说这些话,你年纪还小,幸福滋味都没尝过呢,以后你会成为天底下最幸福的女子。”
薛妙华在他腰肢上用力扭了一把,哼道:“你就会说好听的哄人,那两位姐姐,定然也是你这样骗来的。”她将头靠在陈杉的胸前,甜甜一笑,柔声道:“不过,总算你还有些良心,知道到这里来寻我,还能认出我来。方才姐姐来时我看见了,我特意躲开她的。她出来的时候模样好生奇怪,就像我想你时候的样子,也不知怎么了。我当时心里不忍,差点就叫住了她,可再一想想她那般待你,我就忍住了。坏蛋,我知道姐姐那样对你,你受了委屈,心里肯定难受。但是我心里也不好受。姐姐她也是为我好,我代她向你赔罪,你就原谅她,好不好?”
原谅?现在的问题比这个复杂多了!他呵呵一笑:“我这个人一向记性不好,睡一觉醒来就什么都忘了,你不知道吗?”
“我怎么知道?又没和你睡过……讨厌!”薛妙华上了他的当,打他一拳,在他怀里一阵撒娇。
想想现在两个老婆都已经在家里了,这丫头过门也是迟早地事情,几个人见一下面开个联席会议是很有必要的。他拨拉一下小妮子光洁玉润的小耳朵,凑在她耳边道:“你那二位姐姐现在都在一个很好玩的的方,那里有一艘好大的船,就只有我们几个人在上面,谁也看不见我们,想要做什么就做什么。我与你两位姐姐,每天都会做一些很好玩地事情。你想不想去看看?我带你去好不好?”
“不好!”小丫头先是心生向往,接着似是想起了什么,羞红了小脸,急急否定道:“你又未明媒正娶,我去你那里干什么?是不是又想做坏事了?”
汗啊,我长得那么像大灰狼吗,陈杉哈哈笑了两声,竖起大拇指道:“你警惕性真高,今天不去,那就日后再去吧。”
薛妙华拉住他手道:“你从前对我说,要多学些本事,帮助姐姐,你不在的这几日,我已经开始很用功的学习了。不仅学些诗话,还学术数计算之法,到了京中,我还要拜请名师,本小姐就不相信了,别人能做地事情,我为何就做不得?”
她的神情决绝,眼中射出坚定的光芒,望着有些像薛渡,却也能看到薛雨馨的影子。陈杉心里暗叹,这丫头长大了,心里有主见了,但愿到了京中能遂她所愿吧。
“陈杉,到了京中,若是我忙于学习,冷落了你,你不要怪我,好不好?”薛雨馨靠在他身上轻轻道。
这丫头,竟然给我打起了预防针,陈杉将她搂在怀里笑道:“你学的越认真,我就越高兴。你要是不好好学,我会打你小屁股的。”
“坏蛋,妙华眼中蒙上一层水雾,想起了那些往事,只觉小臀上似乎有些火辣辣的感觉,含羞依偎在他怀里。
忽悠小半仙 小说
搂着薛妙华,忽然想起今日与薛雨馨在殿中的种种纠葛,陈杉心里顿时升起丝丝旖旎,薛雨馨这边,要怎么跟她解释才好,这个大醋坛子,可酸了。
“陈杉,我们这是要去哪儿?”薛妙华坐在马车里,靠在陈杉身上,好奇的道。
“去一个好地方,你一定会喜欢的。”陈杉哈哈一笑:“你今天瞒着家里人偷跑了出来,她们此时定然焦急不堪。我们去这个地方看完之后,我就送你回去,好不好?”
薛妙华嗯了一声道:“那你呢,你回不回去?”
“我在外面再游逛些时日吧,前些日子太累了,这就算是放假吧。等过完年进京的时候,我们再一起赴京城好了。”陈杉答道。他现在与薛雨馨的关系,回不回去倒成了一个真的难题了。
薛妙华乖巧的应了一声,依偎在他怀里:“那我听你的,等去了那地方之后,你便送我回去。不过,你以后每天都要来看我,我还有好多问题要向你请教。要是敢再丢开我,我就,我就天天骂你,骂到你来看我为止。”
陈杉哑然失笑,这丫头的威胁太“吓人”了。
薛妙华哼了一声,从怀里摸出一张珍藏的小纸条,望了一眼,有些欣喜又有些害羞,她抬起小脸,似嗔似怪的看了陈杉一眼,目光迷离的轻吐小口道:“你这坏蛋,离家那么长时间,好不容易写封家书回来,偏还只有这么几个字,连张纸都舍不得用,气死个人了。”
连张纸都舍不得用?我有这么吝啬吗,陈杉心里奇怪,拿过薛妙华手里的纸条一看。却是几个龙飞凤舞的大字:“我想你!”
何仙居 小说
这是当日跟天地教激战一夜后,刚刚跟李善长汇合,收到薛雨馨的信后,他连夜炮制的一封书信,请了李善长专程送回来的。他自然记得清清楚楚。怎么到了薛妙华手里就只剩下这一句了?
“这字条是谁给你的?”陈杉奇怪问道。
“当然是姐姐给我的,她说你给我写信了,我心里欢喜地要命,哪知拆了来看,却只有这么几个字,你这狠心的人。”薛妙华小脸通红,将那字条夺回贴在心口,又依偎在他怀里轻声道:“只写这么几个字,偏还让人家做梦都要念着你,讨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