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無暇天書 起點-第四百一十八章暫時恢復

無暇天書
小說推薦無暇天書无暇天书
于是,冰凝嫣乖乖地听从虞妙爱的指挥,认真地念起了清音咒。
下一刻,虞妙爱当即吹响了手中的玉笛,音属性魂力带来的音波涌动,肆虐四方,即便众人念起清音咒,也还是需要神威用定海朝天棒化形的无数金色护盾才能抵御虞妙爱的哀曲。
只见戾化商慕琊顿觉头疼欲裂,他将白骨剑扔在地上,双手捂着头部,表情看起来异常地痛苦和狰狞。
“哀魇的哀曲就连这里都能被波及到……女帝大人你快也别闲着,我一个人可抵挡不了这种攻击!”
冰若仙震惊和抵御哀曲范围攻击的同时,不忘转过头呼唤萱姬帮忙,萱姬无奈地摇了摇头,开始催动魂力起来,所幸她们二人离战场有些远,哀曲的攻击到达这里已经减弱了一大半,这才化险为夷。
魔域,颜若槿家。
“不好!妙爱又失控了。”
似乎感知到了哀曲的些许音效,正准备落棋的殷枫,右手悬在棋盘上大叫一声不好就准备出门。
“殷枫哥哥你多虑了,妙爱姐姐现在又不是以前那个小女孩。”
花悸
魔王奶爸修炼中
颜若槿立即叫停殷枫,哀曲失控,是殷枫告诉过她虞妙爱作为幼年期哀魇时经常发生的事情,幼年哀魇因为控制不住自身强大的音属性攻击,每次哭泣之时都会误伤周围的一切。
“也对,是我想多了,妙爱可能是在修炼音属性魂力吧!”
一语惊醒梦中人,殷枫这才意识到现在早已不是当初的那个时候。
“那不是!快落子!殷枫哥哥是不是快输了想耍赖?”
“开玩笑!我认真起来,在下棋这方面可没人能赢我!不信的话……这盘棋,胜负已定!”
说完,殷枫将手中的黑棋落子下去,立刻胜负已分,早在听到哀曲之时,他就已经准备下这点睛之笔。
“啊?又输了……再来!”
见状,颜若槿沮丧地低下了头,又重新鼓起勇气来要求继续。
“行!我先去下洗手间。”
交代了一下,殷枫就起身离开了一会。
留下颜若槿在原地纳闷着刚才那局是怎么输的,她不知道的是,殷枫趁上洗手间的空档,联系上了沐清雨。
“清雨,帮我破解一下冰若仙的记忆,嗯……顺便的话,是所有!越快越好!”
“啊?破解阁主大人的所有记忆?这不好吧?”
“这件事情对于我而言很重要,我总感觉今天她有些不对劲!”
“好吧……”
由于很多人都被沐清雨偷偷潜入过梦境,所以在她的梦境领域内存放了周围的人的记忆储库,她盯着属于冰若仙的记忆储库看了一会,最终还是决定走了进去。
“记忆我已经通过梦境之力传输给你了。”
“嗯,我收到了,谢谢!”
过了一会,沐清雨的声音重新响起,这时的殷枫已经回到了棋盘旁下棋,收到记忆后,他的脸色渐渐变得凝重起来……
“小爱,我以前不是教过你吗?心软,有时会坏很多事情,自从他(殷枫)得知自己的真正身份后,一向渴望力量的他,却开始畏惧和排斥力量,他为了守护我们所有人,甚至不惜想要牺牲自己的性命,现在……现在轮到我们去守护他了!只有杀了我,这鬼东西才能从我的身上剥离!”
在哀曲下,商慕琊恢复了一部分神智,商慕琊知道虞妙爱现在正在试图通过哀曲强行将这些修炼过的戾气从他的身上剥离开来。
这个方法的确有着可行性,商慕琊现在能恢复一定的神智就是拜它所赐,只是,因为如今的商慕琊已经“病入膏肓”,他清楚的知道只有将自己杀掉,这些将他作为寄生体的戾气才会被消灭。
话毕,不一会,商慕琊的神智就再次变得模糊起来,又变回了原来那个一心只想杀戮的恶魔,他似乎已经开始习惯哀曲的攻击,这哀曲渐渐地开始对他不起作用起来。
“既然如此,为了尊(上)……不!为了殷枫哥哥,商老师,对不起,也只能请你去死了!”
眼看戾化商慕琊重拾白骨剑,又见前去迎击的神威有些不敌,虞妙爱手中显现出一柄刻有“哀绵”二字的魔剑,准备要和戾化商慕琊决一死战。
所谓“哀绵”,又被称哀眠,其实就是之前的弱水一剑,不过这才是这柄弱水剑真正的名字。
那么,真正的弱水剑又去哪了呢?
(蓉:哦,那把剑啊!是之前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姑娘的,她找我决斗,最后连剑都被我给劈断了。当初肯定不能让世人知道妙爱是能拿动魔剑哀绵的哀魇,所以我就想起了那柄断剑的名字,施了点障眼法在魔剑哀绵上面。如此看来,妙爱是完全觉醒了哀魇之力,才会令哀绵剑现出原形。)
面对戾化商慕琊强横的剑技,虞妙爱的哀绵剑倒像是专门克制他的存在一般,与其他神剑不同的是,哀绵是一把软剑。
不仅如此,哀绵又不同于冉卿颜的赤练剑那般可以变为鞭子状的长条武器,它的尺寸没有任何的变化,看似剑身软得有些弱不禁风,但却实实在在地接住了白骨剑的每一击。
紧接着,又用类似于以柔克刚的手法,使得戾化商慕琊的每一次攻击都扑了个空。
若是把戾化商慕琊比作一只失去束缚而野性爆发的猛兽,这时的虞妙爱就如同一个熟练的驯兽师一般,温柔的同时,也不容它在此地过于乱来。
流水以及布条般的哀绵剑,挥洒自如,又尽显战斗之风雅,秀得戾化商慕琊没有任何脾气可言。
“总算是明白为何世人称她为剑舞哀魇了,从未想过有人能将一场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战斗演变成如此优雅的场景!”
眼前的这一幕,令冰若仙顿悟的同时不禁赞叹起来。
“和她的母亲一样,已经算是完美继承了她母亲的衣钵。”
一旁的萱姬点了点头,附和了这么一句。
“妙爱的母亲?”
萱姬的话,令冰若仙回过神来,她不解地看向萱姬,俏脸上充满着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