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小說 《穿越紅樓賈迎春自救指南》-第五百三十四章 庸人自擾鑒賞

穿越紅樓賈迎春自救指南
小說推薦穿越紅樓賈迎春自救指南穿越红楼贾迎春自救指南
“腊月十七,三妹妹放心,到时候肯定会给妹妹写帖子的,对了,二妹妹到时候也去,封大人只有英莲姐姐这么一个嫡亲的外甥女,对她的婚事很是看重,到时候大家都去参加才好。”
宝钗依旧笑得温和,不过却也能听出扬眉吐气来。
“腊月十七,那倒是只剩下半个月了,有时间的话,我们肯定都去。”
凤姐儿也从薛姨妈那里知道了薛蟠要迎娶香菱的消息,笑吟吟的说道。
这话看似说的极恳切,其实透着一股子模棱两可,有时间了我们肯定都去,那没时间呢?自然就都不去了。
宝钗本就心眼儿多,当然也能听出凤姐儿的话外之音,脸上的笑容不由的僵了僵,不过到底假面具带得多了,很快就看不出什么来了。
探春只顾着为自己即将参加高规格宴饮的事情高兴,倒是没看出来什么,又拉着宝钗问起了当天的宾客来。
“三妹妹是说当日的宾客吗?都是封家舅舅那边安排的,我听说凡是京都有头有脸的人物都邀请了,像是丞相啊,六部的大人们啊,以及这段时间进京的大人们都有。”
宝琴看起来很是欣喜,脸蛋儿红扑扑的,一旁的大丫鬟也满脸喜色。
宝琴和梅家二公子的婚事拖得时间不短了,可是梅家一直装聋作哑,这次薛家和封家的亲事,梅家就是不看薛家的面子,只看封家也是会去的。
邀请了丞相,六部的大人们?封家这是在搞什么?
凤姐儿迎春都只是笑,不说什么。她们可不认为封家只是单纯的为了香菱的婚事,如果封家真的肯替香菱出头,当初也不会让薛蟠用什么“平妻”的条件给打发了。
香菱虽说不是自愿的,不过当初是被人牙子当“瘦马”调教了好几年也是事实,对于封家这样的官宦之家,就算不是什么难以洗清的污点,总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才是。
再说了,就算是封夫人真的大归,香菱总还是甄家的小姐,让外甥女在舅舅家出嫁总是透着一股子怪异。
不过没等迎春想出什么所以然来,那边王保善骑着马带着几个小厮已经到了荣国府门口,看着人口熙熙攘攘的人群,王保善有些微微的愣神。
这也不怪他,自从荣国公死后,他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自家老爷回来,迎接的人到的这样齐全的。
“大老爷回来了!”
不过他到底也是有过这样的经历的,很快也就反应了过来,对着众人高声道。
“老爷到了哪儿了?”
“大哥还有多长时间到?”
“一路上都平安吧?”
……
等到众人都表达了自己的关心之后,又等了一炷香的时间,贾十几辆马车才陆陆续续的进了宁荣街。
“长兄!”
斷 罪 天使 海 蝶
贾政终于见到了贾赦,连日担惊受怕的心终于放下了一些,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大伯父,琮兄弟。”
贾宝玉,贾珍,薛蟠以及贾蓉贾蔷等人纷纷围上去,热络的跟贾赦父子叙起了别后之情。
“不过就是出去转了几日,顺便接了林妹夫和琮哥儿,怎么大家都跟几百年没有见我一样?怎么,是惹了什么祸事吗?”
贾赦自然明白是什么回事,也没给贾政和贾珍留什么面子,开着玩笑道。
“那怎么会?”
“不会不会……”
贾政和贾珍心照不宣的看了看对方,都有些讪讪的笑了,又亲热的拉着贾赦,一行人朝贾母的荣庆堂去了。
迎春邢氏等人却不愿意去荣庆堂看贾母扮什么慈母,只拉着琮哥儿问他在外面的情形。
“母亲,嫂子,二姐姐,你们就放心吧,我这不是好好儿的,不缺胳膊不缺腿的,要不是父亲非拉着我回来,我还想继续游学呢!”
贾琮笑着说道。
他这也是提醒迎春她们,自己当初可是打着游学的名头出去的,免得她们说漏了嘴。
“还说,真是个没良心的,你才多大,不知道母亲嫂子她们多担心,居然连过年都没想着回来,母亲,可得好好罚他!”
迎春见邢氏眼圈都红了,也知道贾琮没有多想,忙挽着邢氏的胳膊劝道。
“就是,小叔叔真是太讨厌了,祖母想你想的都哭了好几次了,你一点儿都不乖。”
巧姐儿一手掐着腰,一手拉着蓼哥儿对贾琮说道。
“讨厌!不乖!”
蓼哥儿跟着鹦鹉学舌。
“母亲……儿子都大了,再……儿子早就想您想的不成了,前几日做梦还梦到您做的菊花海螺了……”
贾琮被说的不好意思,又见邢氏满眼的关爱,消瘦了不少的身子,就知道巧姐儿说的所言非虚,忙凑到邢氏面前巴巴的道。
“知道你喜欢,母亲早就让人准备了,快些进去,一会儿就凉了。”
邢氏欣慰的用帕子擦了擦眼泪,也不顾再应对王夫人的打探和薛姨妈的炫耀,张罗着贾琮赶紧回东院。
贾琮一开始还有些迟疑,不过后来一想,别说老太太那边不见得能想起他这个庶孙,就是想到了,也没眼下他被母亲姐姐嫂子团团围住的幸福感重要。
等到被三人投喂的酒足饭饱了,又被追着问了在扬州的情况,贾赦才被从荣庆堂放了回来。
“用了吗?要不要再用一些?”
半枝雪 小说
邢氏忙起身接过贾赦脱下来的大氅,关切的问道。
“别忙了,用过了,母亲如今正是用得到我的时候,还能让我饿着?”
傲世神尊 夜小楼
贾赦自嘲的笑笑,又将巧姐儿蓼哥儿拉到身旁,让王保善将买给两个孩子的东西送了一些进来。
这一路上他是边走边买,光是给两个孩子的就装了三四辆马车,要不是实在装不下了他还不肯收手呢。
“……”
邢氏又让人端了参茶上来,欲言又止的看贾赦,迎春知道她担心什么,开口问道:
“爹爹,你没答应帮二叔担什么事情吧?”
“你当你爹爹傻?要我说你二叔也是也是庸人自扰,当今真要是想处置你二叔能拖到这时候?”
贾赦见蓼哥儿像是有些困了,将他递给奶娘又对邢氏和迎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