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清穿之鹹魚貴妃直播養崽記》-嘗一嘗人間疾苦嘛閲讀

清穿之鹹魚貴妃直播養崽記
小說推薦清穿之鹹魚貴妃直播養崽記清穿之咸鱼贵妃直播养崽记
后来,据康熙爷身边的人,此处特指梁九功,回忆。
这一天,是康熙爷除了撤藩之外,头一回脸色如此难看……
可是时间回到现在,除了佟月菀之外,没有第二个人知道她的心里究竟在想什么样丧心病狂的想法。
按照一贯哄人的套路,这会儿康熙就准备带着佟月菀去他的私库里挑东西了。
佟月菀拉住了康熙,再次向他确认,“表哥,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对吧!”
康熙都要被她给逗笑了,“在柔儿的心里,朕的话就如此不可信?”
“倒不是不可信。”
佟月菀挑衅地看着康熙,眼神狡黠,“毕竟我今天肯定会让表哥你心疼肉疼的,只好把丑话说在前头咯~”
然后,康熙还是天真了。
虽然佟月菀一直在强调,可是康熙的心里还是嗤之以鼻的,他觉得不过就是几样小玩意儿罢了,难道佟月菀还能搬空他的私库不成?
“你就放心吧,你表哥还没小气到这份上。”
康熙无奈地摇头,“就你这点小小的胃口,朕当然养得起。”
BINGO!
佟月菀如同花蕊初绽,脸上露出一抹笑意来。
“好啊,那我有个新鲜的玩儿法,表哥不如听一听?”
缓缓地,佟月菀的额头上长出来了两只小小的、小小的恶魔犄角!

【怎么办,我快要笑死在主播的直播间里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实话实话,我经受过严格的训练,绝对不会笑场。除非实在是忍不住了,哈哈哈哈哈……】
【虽然但是,嘿嘿嘿嘿嘿!】
直播间的观众们都已经炸开了锅。
而现场。
很明显,康熙的脸色已经变了,又青又白,煞是好看。
梁九功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秉笔小太监的手都快要抖出残影了,额头上大汗淋漓,两条腿软得跟秋风里的落叶似的。
“梁、梁爷爷……”
小太监的一张脸又是哭又是笑,将自己手里的簿子递到梁九功的眼皮子底下给他看。
梁九功压根不敢去看,嗓音发颤地问他:“……勾了多少了?”
小太监艰难地咽了口口水,“……您得换个问法。”
梁九功:“嗯???”
抖着手的小太监将簿子翻给梁九功看,“梁爷爷您该问:还剩下多少没勾的?”
梁九功:“…………”
啊这。
这这这……
在这一瞬间,梁九功觉得他的后槽牙都跟着疼起来了。
再继续这么下去,可不得了了啊!
想到这里,他连忙凑近放下弓的康熙,小声道:“皇上,您瞧……养心殿里还有不少折子等着您呢。要不……”
小眼神顺势瞥向了一边的佟月菀。
正缺个台阶下的康熙轻咳了一声,“好你个奴才,还有折子要批,这么重要的事儿怎么到现在才想起来提醒朕!”
正捧着小碗吃简单版水果捞的佟月菀嘴角一翘,轻飘飘地抛出一句:“哦?皇上素来勤政,今儿个居然还有漏掉的折子啊?”
找借口也不知道找个好点的!
【人家是尿遁,康熙可好,居然来了个折子遁!】
【哈哈哈,就连康熙都要承受不住咱们主播的“小鸟胃”了!】
【可不是么,再不走啊,康熙的小金库就得尝尝什么叫做空空如也的滋味了。】
【人家玩游戏可能丢的是心情,康熙和主播玩游戏,丢的那可是老本了!】
吃完最后一块儿水果粒,佟月菀将碗随手放在了亭子里的石桌上。
随着这“嗑”的一声,梁九功听了心里就是一跳!
完了完了,他现在见了皇贵妃娘娘,这心里啊,就忍不住直打鼓。
佟月菀还要笑话一句梁九功,“梁公公这是怎么了,我不过是和皇上玩儿个射箭的小游戏罢了,依照皇上这般弓马娴熟的功夫,难道还能射到中心以外的位置上不成?”
【诶,主播不仅卡点卡的好,就连这个吹捧人、赶鸭子上架的功力啊,我看也很到位嘛!】
果然,佟月菀这样的意有所指,让正主康熙不自在地摸了摸鼻尖。
他将弓交给小太监,走到桌子边喝了口热茶。
“朕这不是不小心忘记了嘛。柔儿放心,下回,下回朕一定再陪你!”
佟月菀递给康熙一碗并不十分甜的水果捞,取笑他,“下回?难道是陪着我再玩这游戏吗?”
被刚入口的牛乳呛了一口,康熙放下碗,接过梁九功连忙递上来的帕子擦了擦嘴边的渍迹。
“下次,朕陪你游园子!”
游园子好啊,游园子不花钱!
省钱!
在佟月菀洞悉一切的目光下,康熙又厚着脸皮安抚了她几句,吃完水果捞一抹嘴,就跟屁股后头有火在烧似的,带着一大群人一溜烟走了!
这一场比赛,最终的获胜者是——
佟月菀!
【嘻嘻嘻嘻,康熙跑了!】
【我截图了!生平仅见嘿!】
【66666,直播间里的姐妹兄弟们看来都是一个德行啊,爱看热闹!】
享受着胜利者应得的掌声和鲜花,佟月菀翘着小腿,十分得意。
【我这是日行一善好么!让康熙也尝一尝人间疾苦嘛!】
倒是知洲,瞧了两眼康熙消失的方向,脸上难免有些担忧。
“主子,您这样,会不会不太好啊?”
毕竟是皇上的私库,里头的东西不说是世所罕见了,至少绝对担得起一句绝世珍宝。
结果呢,一朝就被她主子给划拉走了大半!
佟月菀倒是很光棍,两手一摊,“我提醒过了呀,皇上自己信心满满的,说绝对承担得起我的胃口的嘛。”
见知洲还是蹙着眉头,佟月菀拉长了声音安抚她,“行了行了,皇上要是真的不开心,他早就喊停了。哪里还轮得着你在这儿担忧呢?”
这么一说,好像也是这个理。
知洲刚放下心来,就听佟月菀又说道:“对了,今儿个都是对着簿子勾的东西,那一串串的,什么样我也没见过。你记得些这件事儿,要是皇上没送过来,明儿个一早就提醒我上养心殿要东西去!”
怪女-奇怪的女高中生
开玩笑,这些可都是她辛辛苦苦给康熙挖坑得来的合法、合理收入,绝对不能被逃单!
知洲:“…………”
她心里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康熙都溜了,一个人留在御花园的佟月菀也没了再逛下去的兴致,于是准备打道回府。
俗话说得好嘛,人逢喜事精神爽。
这一开心啊,她就连腿脚都更轻快了些呢!
这时,身后忽然传来一声怯生生的呼喊。
“……额、额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