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说 有紅包羣后我在後宮無敵了-第四十七章:羽國使臣閲讀

有紅包羣后我在後宮無敵了
小說推薦有紅包羣后我在後宮無敵了有红包群后我在后宫无敌了
近几日,沈皓月的红包群贡献值又逐渐宽裕起来,看着那蹭蹭上涨的数值,她开始思考要怎么用一用,这时,沈皓月才骤然想起,她好像放了某个人的鸽子。
沈皓月急忙打开红包群,找到了齐光的名字,进入了私聊。
月牙儿:【英武骁勇的齐光战士,请问您是否能在百忙之中抽空给我发个红包?】
几分钟后,消息的提示音响起。
齐光:【像你这么会说话的人,我恨不得把丧尸都一起给你发过去!】
月牙儿:【这倒不必!!!我只是想要把枪而已。】
齐光:【好说好说!】
【齐光发送了一个红包】
齐光:【话说,你真的和秦遥姐在一个地方?是个女兵?】
月牙儿:【这个……说来话长,但你这么理解也可以,我的生活危险程度也和这个差不多。】
齐光:【哇,那你可真是可怜,怪不得之前大晚上的找我要止血药呢,那你多保重啊!】
月牙儿:【会的会的,多谢关心,你也是!】
沈皓月领取了齐光的红包,一杆精良的步枪出现在了她的手里。这东西可不兴拿,沈皓月连忙又点开北轼的私聊界面,迅速将这个危险的东西脱手。
【月牙儿发送了一个红包】
北轼:【?】
月牙儿:【之前答应你的,后来忙忘了。】
沈皓月看见北轼领取了红包,这才舒了一口气。
之前作为交换,自己可是拿了人家一串价值不菲的手串呢,做人还是得厚道一点,答应好的武器还是得给他。
北轼:【你竟然还记得。】
沈皓月一愣,听江云赋这语气,是压根没想着自己会守信用了是吧?沈皓月不满地撇了撇嘴,瞧不起谁呢?
最近宫里即将迎来的最大的一件事情,应该就是邻国使臣来访了。
沈皓月现在所处的衡国周围的小国其实数量不少,但在其中实力最强、与本国来往最密切的,当属羽国了。这次来访的也正是羽国使者。
沈皓月也听说过,其实羽国原本与衡国并不交好,还是上一任的老皇帝用武力将羽国征服。两国打了一仗,最后逼得羽国不得不向衡国臣服,但羽国一直都对这件事耿耿于怀,心中也并不服气。这次羽国使者来访,沈皓月直觉肯定会发生不少有趣的事情。
在宫中无聊久了,沈皓月对这位使者的来访可是充满了期待,巴不得他弄出点幺蛾子来给自己枯燥的生活解解闷。事实证明,这位使者也并没有让她失望。
使者来访的宴席,不比后宫的晚宴随意,参加宴席的妃子也数量有限。除了皇后之外,大皇子江元洲的母亲淑妃当然占据一席,和她走得近的宜妃也在,姬含烟也在其中,同时还有一些高位的妃嫔,但魏祺、夏明熙、孙念她们就无缘这次晚宴了。
原本也能参加的南伽却因为毁容的意外错失这个机会,除此之外,沈皓月万万没想到自己也会被江贺褚列入参宴的名单之内。
亿万科技结晶系统
这一次沈皓月是发自内心地有些紧张了,如此大阵仗,又极度正式的宴会,她这两辈子算下来还是第一次参加。
沈皓月从江贺褚上次送来的衣料中精挑细选,命人做了一身新的衣服,又仔细挑拣了首饰,设计了妆容,这才将准备工作做好。
花未觉 小说
宴会当晚,沈皓月在夏明熙又羡慕又担忧的眼神中离开月华阁,身边只带了青栀一人。
屋中谈笑声鼎沸,前朝官员大臣与异国使者都在大声说笑,但沈皓月的目光一瞬间就又不自觉地落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上。
江云赋坐在前面离江贺褚很近的位置,脸上带着他招牌的笑容。他身上披着一件雪白的大氅,柔软细腻的白色皮毛上随意地散着他的黑发,看起来格外耀眼。
灵魂可以哭泣
那副轻佻的模样,与他身边的另一个年轻男人形成鲜明的对比。
头发端正地束在头顶,一身黑衣,不苟言笑。虽然年纪轻轻,但看起来已经颇有了些深沉的意味。这个看起来和江云赋的气质截然相反的人,应该就是大皇子——传说中的江元洲。
狼人与狼女孩
沈皓月越看,越觉得这个江云赋演技万里挑一,估计南伽和他比起来都还要逊色一二。
江云赋的视线在周围随意地扫了扫,从沈皓月脸上扫过时并没有片刻的停留,估计是根本没认出来。
等沈皓月茶都喝了三盏,人才终于到齐了。屋逐渐安静下来,江贺褚开始发话。
那些什么宣扬自己地大物博、期盼两国关系不断进步的话沈皓月早在上辈子就听腻了,江贺褚说话的时候,她就一直盯着不远处的使者看。
那使者浓眉大眼,鼻梁高铁,眼眶深邃,沈皓月越看就越想起南伽。西疆确实与羽国靠得很近。打扮最与众不同的那位使者应该就是代表,他的耳垂上还戴了个耳钉。江贺褚讲话的时候,他就一直凝着眉,一双薄唇微抿,其他的使臣脸色也同样不怎么好看。
那副像是江贺褚欠了他们五百万的模样,就是沈皓月一个后宫里的妃子都能一眼看出羽国和衡国的关系实在不怎么样。
在这种大场合,姬含烟也不敢作什么妖,只能少有地一脸老实,在一边端坐着。沈皓月向来懒得端架子,该吃吃该喝喝,她才不管。
或许是这幅吃相唤起了江云赋的注意,他的眼神逐渐落到沈皓月身上,并带了些许审视。
斗 破 苍穹 之 大 主宰
沈皓月抬头的时候,他正在盯着自己看。沈皓月一边嚼着嘴里的鱼肉,一边旁若无人地冲他挑了挑眉。大概沈皓月的表情太过猖狂又滑稽,江云赋有些惊愕的脸上竟然露出一丝微不可查的笑意——这次应该是真笑。
那位领头的使臣忽然起身,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陛下,听闻衡国的后宫妃子也都不可小觑,个个皆是才女,今日我们有一幅画献与陛下,不知可否让一位妃子替这幅画题词?”
江贺褚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怔,很明显他是故意来刁难人的。江贺褚还没来得及回答,那使臣就已经伸手指向姬含烟:“这位妃子从入席以来就一直举止优雅端庄,不如就由她来吧。”
江贺褚和姬含烟皆是一惊。姬含烟没读过什么书,腹中都没几滴墨水,她题哪门子的词?姬含烟急,江贺褚更急,姬含烟答不上来丢的就是衡国的脸面。
沈皓月倒是不急,她缓缓放下手里的筷子,一副看好戏的模样,前面的江云赋也面色如常,同样是一副吃瓜的表情。
姬含烟正慌得不知所措,那使臣已经将画献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