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竊玉奇緣 txt-199.再闖虎穴2相伴

竊玉奇緣
小說推薦竊玉奇緣窃玉奇缘
神医为难的说:“好吧,我先进去,只是劳您大驾,我有点难为情。”
军官:“为您服务是我的荣幸,先生,清吧!”
说着让神医进去,指了指别墅大厅,跟我说:“你先在客厅休息一下,有需要自然会叫你。”
我只好进了客厅,说实话,我倒不是怕别的,怕在这里遇到熟人,到时候被他认出来,不光是我麻烦了,就连神医,也难咎其责。
我赶紧进屋找地方坐下来,把斗笠压的低低的,遮着脸。
这时门外有说话声,我刚才就有点纳闷,如果这是吴国栋的住所,门口怎么空荡荡的没有卫兵?这时传来说话声我才明白,可能是他们临时脱岗,没在跟前而已。
从外边进来几个没穿军装的人,我心里咯噔一下,前几天遇到王东和钱富贵他们就没穿军装,这些便衣在高墙深院里绝对是一个特殊的群体,类似国军时期的军统,或者中统,是一群狠角色。
在军队里不穿军装,和在平民里穿军装一样,都是神秘人物。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我没有抬头,王东本来就是近身侍卫,在这里遇到他太正常了。
我不是没考虑过到这里碰到王东,大概率会碰到,我也想了好多种应对的方法,第一条就是,死不承认。
不承认我就是李华。
他们进屋看到我,说话的声音戛然而止,其中一个走到我跟前,问我:“你是谁?为什么在这里?”
我微微抬起点头,像是极度害怕一样说:“有是刘大师的徒弟,跟大师一起来的。”
那个人说:“刘大师?他每次来都是一个人,怎么这次变成两个了?”
我说:“师父身体有恙,我是来照顾他的。”
那人听了似乎有道理,不再追问,转身准备进里间,突然他像是想起来什么,站住脚,扭头又问我:“我听你口音有点熟,你把斗笠拿起来,你很像我的一个熟人的声音。”
我们当然熟,熟到你死我活,命悬一线。
我把斗笠抬了起来,我来前已经把自己的脸弄了不少静蕾的眉黑,让自己的脸看上去有点黑,一般人看不出来我原来的模样。
我装作有点害怕那样看着他,这个人果然是王东,就是那个差点被钱富贵开枪打死的王东。
王东死死的盯着我,像是要把我内心看穿似的。
他说:“你是瑞丽人?”
我说:“不是,我是孤儿,从小被人丢在路边,是师父把我收留养大,我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
王东:“你胡说!刘大师一直就是一个人,从哪里冒出来你这个被他养大的徒弟?”
我说:“不难您说,我在十三岁的时候受不了师父的清贫,私自下山,又到街上流浪,是最近才重又遇到师父,留在师父身边的。”
王东:“你真的像我熟悉的一个人,瑞丽的,跟你长相个头,说话的声音太像了,不对,简直就是一个人!你说,你是不是还有兄弟?”
我说:“我都说了我是一个孤儿,家都没有,更没有娘老子,怎么知道自己有没有兄弟?”
王东自言自语道:“还是有那里不对,这里面肯定有诈,我对自己的判断从来没产生过怀疑。”
他突然严厉的说:“你给我站起来!”
我战战兢兢的看着他,小心的站起来,胆怯的看着他,努力的装作害怕的样子。
他站在我身边上下打量着,好像是拿那天的我和今天的对照,看看两个形象会不会重合。
他猛的一拳打在我的胸脯上,我吃不住,一下子坐在沙发上。
他有点不相信,刚才他打在我身上,我软绵绵的,没有一点反抗的能力。
如果是那天的我,不能说是武功高手,至少也是武林中人。
像这样一拳把我打在沙发上,他有点不相信。
他还是一脑袋官司,不知道自己的判断在哪里出了问题。
他问我:“你最近出过门吗?”
我说:“出过啊。”
他一下子来了精神:“到了哪里?”
我说:“这里啊!我现在不是站在你对面?”
他恼羞成怒,狠狠的打了我一巴掌:“谁他妈的问你现在,当我瞎啊?我没看到你站在我面前?我问你之前几天去过哪?”
我捂着脸,痛苦而又委屈的看着他:“我哪都没去,就跟着师父在山上挖药材。”
他没再说话,仍然不停的审视我,看来不把我诈出来决不罢休。
我仍然拿出一幅很害怕的样子,小心的盯着他的拳头,怕他再打我。
这时候军官走出来,走到我跟前说:“刘先生身体有点吃不消,需要你进去协助他一些工作。”
王**然说:“绝对不行!我怀疑这小子是瑞丽过来寻仇的,进到内室对将军不利!”
军官:“讲话要有证据,你凭啥说他是瑞丽过来的?”
他说:“他跟前天到罂粟田那个李华太像了,简直就是一个人!天下哪有这么巧的事情?”
军官:“你说是他就是他啊?我听说这个李华跟我们的人交过手,功夫了得,我们有好几个顶尖高手都败在他的脚下。你想证明他是不是很容易,把他拉出去练练不就知道了?”
王东:“那将军那里?”
天津 媽祖
军官:“将军那里安全最重要,让刘先生再坚持一会儿,你们出去比划比划,如果不是,你得手下留情,不能伤到他,我们还有用。”
王东:“那就请你做个评判,如果真是他,我就让他倒在这里,孙校长可是拿着赏金等着呢。”
军官:“拿奖金和找出嫌犯是两码事,但愿你不要因为这点钱冤枉好人,将军的健康还需要他们维护。”
王东:“你就请好吧,我不会冤枉好人,也不会迁就坏事,更不会徇私枉法,我一定把这件事查的水落石出!”
将军:“好,赶紧开始,我来做裁判,速战速决。”
他们完全不在意我是不是真的,或者是不是高手,在这里,个个都是顶级高手,我一个人,如果动武,我就是三头六臂也插翅难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