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言情小說 詛咒之龍 路過的穿越者-第二千二百五十四章 去打個招呼相伴

詛咒之龍
小說推薦詛咒之龍诅咒之龙
这一次的事情郑逸尘并没有阻挠他们不能和自己背后势力的人联系,相反他还很支持这些深渊生物这么做,看他们背后的人究竟怎么操作,是不管不顾呢,还是想办法给他施压呢?
屬於我們的超級英雄
喜多多 小說
施压的话郑逸尘也不害怕,反正这一次要处理的东西都是那些很重要的,涉及到了三个城市的主要利益,那些人给他施压就等于是破坏深渊主城和红玉城以及魔命城的利益,试问他们能忍?
就算是忍了,也要让那些施压的城主吐出来更多的利益才行。
若是不管不顾那就更好了,这群深渊副职者已经开始哭爹喊娘了,有的想跑路,但装备郑逸尘直接摁了下来,不说二话的直接给弄死了,干脆利索,毕竟他们选择了逃跑就意味着是背叛。
背叛这种事情在深渊这里屡见不鲜,关键是背叛的时候要有足够的能力才行,失败的背叛只会被别的深渊生物嘲笑,而被郑逸尘抓到了,还有这实锤证据的前提下,这些深渊副职者的背叛就是失败的。
作为城主完全有权力处决任何背叛者。
处决掉了一些背叛者,剩下的就老实了,虽然处理那些东西的时候容易出人命,但是跑路的话那是彻底的没命了,至于摸鱼的话,看郑逸尘处决那些背叛者的雷霆手段,真要是摸鱼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帝國 總裁
当然在这种紧张的气氛中,郑逸尘也会参与到材料处理当中,给他们展示了一手什么叫做真正的技艺,也能顺带的让那些深渊炼金师额外的学到点什么。
大内 小说
于是问题就来了,他们学到的越多,就越是不甘心,特别是他们背后的势力在他们汇报之后的无动于衷。
就算有的不是无动于衷,可也有拖延时间的嫌疑,他们背后的老大告诉他们多从新城城主这边学到一些东西,以后好处大大的有,当然为了避免出现意外,学到的那些也都赶紧共享过来,免得死了什么都没有了。
短短的两天时间,已经有深渊副职者屈服了,他们向郑逸尘求绕过,但郑逸尘的回复很明确,求饶?可以啊,但这次不行,真要是求饶了,下次这种事情就不带你们了。
于是那些求饶的深渊副职者就成了新的奋斗逼,直接开始内卷起来了,他们背后的势力并非是直接放弃了,但不能短时间内给他们直接帮助,他们还能怎么样?不表个态,被郑逸尘继续惦记着,这一次侥幸活了下去,那么下一次呢?
郑逸尘想要整死他们实在是太容易了。
第三天,红玉城的使者来到了新城这里,带走了已经处理好的那些红土,郑逸尘看着幸存下来的那些深渊副职者,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做的不错,就是人数比我预想的要多一些,你们都很优秀啊。”
说着让这些深渊副职者们满是不安的话,郑逸尘轻笑着带着他们来到了另一个工房,处理邪能血肉的地方,来到了这里的时候,他们就感受到了这里的那种压抑沉闷的气息。
红土虽然有放射性,但操作的好了只会被红土的力量所侵蚀,而不会死掉,操作失误的也就是无火自燃,变成了一堆焦黑的骨头和肉块,处理的及时就能留下全尸,这段时间他们见过最多的就是这种情况了。
每当有深渊副职者失误的时候,郑逸尘就会准时出现,迅速的处理好那些尸体,打包,显然是准备将其送到魔命城那边了,处理红土的工房那边就很残酷了,而在这边更加的残酷,墙角可以看到一些散发着绿色幽光的骨头。
那些骨头上散发着次一级的邪能,光是看着就给他们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还看着干什么?告诉他们你们的工作已经完成了。”
“……”跟着郑逸尘来的那些深渊生物表情一僵,随后狂喜,不用在参与到这件破事里面实在是太好了,至于在这个工房里的那些深渊副职者付出的妒狠表情,他们都没放在心上,能好好的活下去最好了,别的?
别的死活和他们有什么关系?
“快去打招呼,他们还有跟多工作要做,别耽误时间了。”
“是是是!”那些深渊副职者满脸狂喜的按照郑逸尘的吩咐去做了,他们想了想,其实在郑逸尘这边好好做事也没什么坏处的,处理红土虽然很危险,可他们的的确确是掌握到了新的炼金技巧。
九哼 小说
就凭着这一手,他们就可以抬高不少身价了,这种方式知道的深渊生物越少越好,知道的多了就不值钱了,当然这一次他们是有些昏头,将学到的那些知识送到了背后的人手里。
等于说是让这种技术变得廉价了起来,可之后他们学到了新的,并且将其保密的话,那不就成了新城内的副职者独有的技术了?至于他们背后的人带来的威胁嘛,好好的想一想,郑逸尘不能无理由的弄死他们,别的城主就能了?
新城这边可是受到深渊主城的支持呢,无理由的弄死他们那就等于是打主城的脸,他们在这里也不是什么卧底,而是明着演的了,现在的局面就是郑逸尘可以借助关联着深渊主城的‘大单’弄死他们。
只要他们一天不屈服,这种事情就不会停止,至于以后又没有新的深渊副职者来这里?只要郑逸尘放出来新的知识,那绝对会有人来这里,并且后续到来的说不准还是真心想要加入新城的。
这样的深渊副职者数量多了,他们的价值就更低了,郑逸尘也就可以更加随意的放弃他们。
非常友善的打完了招呼,这一群副职者神清气爽的离开,毕竟他们不用接触这些该死的邪能血肉,而留在这里的副职者们却要继续和死亡搏斗。
“做的不错,你们有半天的休息时间,之后是深渊主城那边的委托,不用露出要死的表情,这次的是很正常的,你们最少能活下来九成。”
这样啊?这还能接受,相比起之前死了将近一半的副职者,现在最多死十分之一也能接受,反正他们不会觉得自己是最倒霉的那个。
对于处理邪能肉块这些深渊副职者而言,折磨才刚刚开始,郑逸尘选人的时候没有调查什么,就是随机来的,运气好的处理红土了,死亡率高一些,但能快速的有结果,运气不好了那就在这边了。
邪能肉块产生的邪能侵蚀会长久的影响他们,除非在结束之后将邪能污染给转移走,即使那样也不可能完全的治愈,这些人会像是得了癌症一样反反复复的,转移走邪能污染也只是一定程度上的化疗。
郑逸尘也在这里处理那些邪能血肉,但一直都好好的,不像是这些深渊副职者一样,已经全数的感染了邪能,他们每天只能愤怒的盯着郑逸尘,对此郑逸尘表示无所谓,甚至露出了你们这样的家伙,赶紧死光的情绪。
这边也有屈服的,但郑逸尘说的很明确,一星期之后再屈服,现在他就想要看看你们坚挺的样子,他话里的意思很简单,劳资就是在迁怒你们背后的人,既然你们集体来这边明着演,那他这里也不会客气。
至于这里面有没有倒霉躺枪的,对于安歇郑逸尘的态度就更加无所谓了,他不会因为一池子污水里混入了几滴清水,就花费大代价将那些清水给过滤出来。
他在这边搞事的时候,顺带的将一些情报也传了出来,有关于红土的那种东西,关于那玩意的威力,郑逸尘直接想办法弄出去了一些样本,让古代遗迹进行保密研究,就算是做预防也不能来的太刻意。
避免一个特殊的情报渠道因此暴露,还有邪能血肉这种东西,部分的情报送出去就够了,剩下的处理方式可以大刀阔斧的来,反正邪能污染已经有圣泉去解决了,魔命城再怎么折腾邪能污染,想要对大陆带来影响也不可能。
对于邪能的研究只能用于增强魔物上,别的都是浮云。
……
“不错,这就是我们所需要的。”魔命城的使者如约来到了新城,看着郑逸尘准备好了的那些邪能血肉,穿着隔离服的他们检查了一下之后,露出了满意的神色,这些血肉依然是高度邪能化之后的。
但是上面的那种邪能污染产生的杂质已经被剔除掉了,能够进一步的接受邪能的浸染产生变化,增加血肉的强度,而不会因为邪能污染积累的太多,导致这些血肉出现溶解腐坏的现象。
这种血肉能继续强化的基础就是保证自身的质量,质量都垮了,那也就是谈不上后续的强化了,这一批血肉对魔命城很重要,直接决定了之后的一些重要的行动。
看郑逸尘处理的很好,魔命城的使者很干脆的交付了剩余的尾款,带着这些邪能血肉离开了这里,至于之前商量好的那些事情嘛,这段时间没有别的城主使者找他的事情,那就是魔命城在其中操作的结果。
郑逸尘这不到两星期的时间里,弄死了太多的深渊副职者了,活下来的那些,也基本上是和他们背后的势力撕破脸的状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