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异能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txt-第五百三十八章 劫自虛空來!熱推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小說推薦這個人仙太過正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钟,这天地还有什么缺漏吗?”
“主银,您压力别太大,现在能做的都做了,就等大劫就好了……嗝!”
“你在偷吃什么?”
“少司命大人做的糕点!厨艺很是不错嘛。”
吴妄挑了挑眉,淡然道:“你不是并未出现在少司命面前吗?”
“哦,对,我这是在未来品尝,未来品尝!”
吴妄不由得一手扶额,这家伙已经开始不加掩饰了!
若是此时将目光投向自家少司命那,自是能见到,十多个天庭女神正聚在一起……
她也在那。
静心,吴妄避开了这个问题,心念微微一动,面前浮现出了自己几十年前制作的一个小面板,其上出现了一行行数据。
天道执掌大道数目:贰叁肆玖。
生灵之力充盈程度:九成六二。
大荒生灵安居指数:十分稳定。
天道于虚空扩张速度:缓慢。。

在这些数据侧旁,还有一个特殊的计数图案,那是一只沙漏,沙漏中流淌着血红色的沙子,当沙漏的沙子漏完,就是大劫降临的时刻。
自己还有什么没考虑到吗?
这是吴妄最近问自己最多的问题。
岁月被他刻意模糊了,不然倒数着大劫到来的年份,会给他造成无比巨大的压力。
饶是在‘心理素质’这块无比自负,开飞船冲入虫洞都没太多情感波动的吴妄,此刻也察觉到了自己心态在逐渐失衡。
以前没想那么多,考虑的只是如何完成自己的使命。
而今,自己的使命背后,就是大荒无数生灵,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
东皇钟给过他建议,让他封印自己的感性思维,用纯粹的理性观点去看最后的大劫,到时候若事不可为,能救多少是多少。
但吴妄有自己的计划,有自己的展望,且思路无比清晰。
现在最大的问题有二。
第一,不知大劫具体如何展开。
第二,自己还未踏上超脱之路。
相比而言,第二个问题好像更致命。
‘要出去走走吗?’
算了。
吴妄低头看了眼双手,慢慢闭上双眼;化身天道,注视天地众生,眺望无尽虚空。
他已经探索过了虚无的星空。
就如东皇钟所言,星神没有说错,星空只是大道的投影;但偏偏,吴妄自身所坚信的那套宇宙大爆炸学说与广义相对论,在这里也能找寻到蛛丝马迹。
投影并不只是投影。
投影似乎是给予自己的指引。
伏羲先皇说,破局的关键在于星辰。
这星空……
吴妄的虚影出现在了天庭之上,坐在大荒天空的正中最高点,抬头看着那依旧离着自己稍远的星辰,许久没有动静。
……
人域,某座烟雾环绕的仙山之上。
几道身影驾云自远空而来,其上站着两对男女,落去了山林中的一处凉亭。
看这四人,男的英俊潇洒,已褪去了早年的青涩,举手投足间散发着稳重与成熟,又有一种常年居于高位的威严感。
却是季默与林祈。
那两名女子也是端庄秀雅,虽容貌出众,却在外收敛起了些许美色,避免抢了身旁夫君的风头。
待四人行到那仙亭前,见到那仙亭旁边挂起来的旌旗,也是不由露出几分笑意。
【灭天黑欲临风大魔宗小聚】。
亭内已有几人对饮,见到了来人也是立刻起身迎接。
于是,这小小仙亭,就聚起了‘天帝之友’。
主位上坐着的却是那身高九尺的光头壮汉。
看这杨无敌,自天外回返之后,已是过上了油光发亮的中年仙人生活,手中握着大笔功德,天庭内外都有人脉,自己找了个山清水秀的山头建了个山庄,好不风流快活。
最近,杨无敌奔走在‘妖族与人族通婚’这新型命题的前列线上,近来与几名妖族女子厮混的他,面色红润、身强力壮。
就是气息略有些虚弱。
杨无敌身旁却是与灭宗没什么关系的两位壮汉,刑天与大羿。
他们两个今日会出现在此处,也没其它原因,就是因缘巧合之下结交,一来二去有了交情,互相引为知己。
大羿出门并未带姮娥,刑天今日也没带他的北野侍女团,反倒是杨无敌带来了两名妖族女子,在不远处抚琴弄箫,增添了几分情调。
待季默、林祈夫妇入座,几人推杯换盏,寒暄几句,杨无敌就拍了拍脑袋,拿起了腔调。
“各位近来如何啊?”
林祈笑道:“天下太平,自是安居乐业,每日倒也是悠闲自在。”
季默却是摇摇头,叹道:“身在浪潮之中,欲宁静一段时日都是奢望,倒是远不如无敌兄你逍遥快活。”
“啊哈哈哈!我就一般,一般。”
杨无敌一阵摆手,对季默林祈眨了眨眼,目中意味深长。
季默摇头轻笑,端起酒樽,与林祈遥遥相对,缓声道:
“林兄,先干一杯。”
“嗯,”林祈双手端酒,与季默轻轻一碰,随着那酒樽之中的水面荡起了细细的波纹,林祈嘴角绽出少许释然的笑意。
刑天在旁道:“我听说了,你们两家现在,好像成了人域东西两部世家豪门领头的?”
“是有这般事,”林祈叹道,“到了这般位置,却也难保持一颗无垢之心。”
“今日不提此事罢!”
季默笑道:“好不容易出来一趟,难得还是无敌兄做请,又有刑天大哥、大羿神将军在此,咱们说这些糟心事作甚?”
“不错!”
林祈举杯相邀:“今日当不醉不归!”
“可惜了,”季默身旁的乐瑶笑道,“东皇陛下事务繁忙,要主持天地三界之大事,跟咱们却是聚不到一起了。”
“哎!”
杨无敌嘿嘿笑着:“宗主要是到了,咱们怕是喝酒都要拘谨,不过嘛,今日我还请了一位重量级的大人物!”
季默笑问:“莫非,你把咱们血海之主请来了?”
“嘿嘿,来的不是血海之主,是血海之主的闺女,那也差不多。”
杨无敌道:“妙长老现在可是地府大总管,负责统合六道轮回周遭诸多杂事,直接对天庭的大司命与少司命负责,眼看就要成为寿无神殿的二把手!
咱们先吃先聊,妙长老稍后就到。”
众人兴致更浓。
上午十點半
大羿抛了个话题,论起了月中常羲独自起舞之事,众人立刻燃起了八卦之魂。
傲嬌惡役大小姐莉澤洛特與實況轉播遠藤君和解說員小林
三斤仙酒下了肚,话题也就这般打开了。
说一说,那天庭诸神风流史;侃一侃,这人生百态奇趣多。
上自天帝家事,下抵血海轮回,中论人仙修者,远看天外归族。
不多时,一朵红云自南边而来,几人外出迎接,笑着呼唤几声妙长老。
且看来人。
一袭红衣、淡妆艳色,长衣包裹住那娇俏的身段,眉目间还带着几分挥散不去的疲倦。
自是妙翠娇。
妙长老一来,杨无敌与刑天变得异常的精神,话都比之前多了许多。
杨无敌纯粹是想打听打听地府的稀罕事,都知地府是魂魄转生之所,也都明白六道轮回的巨大意义。
而现在,妙翠娇与妙某这对父女,就是距离六道轮回最近的仙神,也能看出天帝对他们是何等信任。
妙翠娇入座后先是叹了三声,而后就自己拿了一壶酒、招来一副碗筷,专心吃吃喝喝。
季默问:“妙长老,那地府现在成什么样子了?咱们倒是好奇的很。”
“还是那样,我们在六道轮回盘之上搭建起了十殿阎罗殿,这都是按东皇陛下的旨意进行的……喏,给你们长长眼。”
妙翠娇素手划过,仙亭一旁云雾弥漫,其内出现了一只巨大圆轮的轮廓。
这圆轮呈赤、绿、橙、黄、黑、白六色,对应了天道轮回之事。
画面清晰了些,能见到这圆环直径超过数千丈,居中有着一团蓝色旋涡,周围散布着浓郁的天道之力,本身也有着各类繁复的花纹。
这些纹路并非只是雕刻,其内蕴含着成熟的乾坤大道,与整个天地建立起了联系。
轮回盘下方是滚滚血海,浓稠的血海就如即将冷却的岩浆;
在轮回盘周遭,一条条粗比苍龙龙身的漆黑锁链,探向了周遭十座大殿;能见那大殿外围有莹莹光点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这自然就是大荒不断逝去的生灵。
杨无敌赞叹道:“有了这六道轮回盘,咱们大荒的生灵数量,能在千年内翻三倍!”
“不止,”妙翠娇轻轻叹了口气,“以前的生灵呢,只能在天地间存活一次,死了以后魂魄就消散了。
现在的生灵呢,都被天道打上了烙印,死后残魂不灭,进入地府之中,清洗掉记忆、审判了功过,或是打入血海受苦,或是放入六道轮回盘中轮转。
这就相当于,同一个魂魄,在洗掉了记忆之后,重复在天地间活六到十二次。
这不只是能短时间内提升生灵数量,增强天地间的生灵之力,更是给了这个魂魄更多的机会踏上修行之道。
也不知道东皇陛下急什么,非要这么大张旗鼓地增加生灵数量。
天地的承受能力是有上限的。”
“这点,我倒是有些耳闻,”大羿沉吟几声,“天澜城在天庭之下,最近都在流传,有关一场大劫之事。
前路似乎还有麻烦。”
“还能有啥麻烦?”
刑天拍了拍自己修长的脖颈:“就现在的天庭,啥敌人弄不死?不用担心。”
众人各自莞尔,却也都觉得是这般道理。
“喝酒吃菜!”
杨无敌挑了挑眉,终于开始亮出自己今日要显摆之事:“各位看,那边弹琴吹箫的两个妹子,可看出了什么异样?”
“诶?天外的妖族?”
“修为倒是不错,这才几百年,竟就这般多见了?”
众人转而谈论起了妖族之事。
他们却是忽略了,妖族兴起,以及吴妄立六道轮回盘,背后的逻辑关联。
增加生灵之力,培养更强的天道。
又或者,是不太敢去想这般问题。
……
天地边缘,一朵白云悠悠地划过了天垂。
这里是真正的大荒边缘,低头就能见到东海的边陲,能看到那连绵无边、向下延伸的瀑布,以及瀑布底端那连通了东海海眼的暗河。
这里面就有许多奇景、妙景,只是寻常人等无缘相见。
云上,那背着长剑的道者负手而立,时不时抬手抚过自己的胡须,目光一直在虚空之中徘徊。
道者双鬓银白,面容清瘦,双目自成剑光,却是许久未曾露面的霄剑。
霄剑现如今早已是天庭之中的得力干将,负责镇守东海之东的天地边缘之地。
虽然霄剑也不知这里有什么值得镇守的,但他依旧不敢懈怠,每日都会巡查自己负责的边界,若有异样立刻调动手下的十万天兵。
霄剑其实心底隐隐感觉到了不对劲。
帝夋与烛龙死了已有一段时日,但天庭上上下下都不曾松懈,一直都是外松内紧的状态。
他负责镇守一地,对此感受最是明显。
简单举个例子——天庭调兵方式的变化。
最初时,天庭调兵是采用传令兵、通信玉符、通讯玉符,三者择其一,若是寻常调令就用传令兵跑一趟,能即时通讯的通讯玉符用的最少。
毕竟这也是要成本的。
可就在最近百年,天庭连续‘升级’调兵方式,现如今已是将通讯玉符增加了天道之力加持。
就仿佛,前路似有什么大战。
霄剑道人摇头轻笑,心底回想起了当年与天帝陛下相处的点点滴滴,目中绽出了几分回忆的神色。
突然……
霄剑道人轻咦了一声,皱眉看向虚空。
虚空本是空无一物才对。
可此刻,虚空中似乎是有一道光点在闪烁,似是某种宝物的光亮。
潇然梦
霄剑道人下意识就要冲过去探查,但他心底立刻升起了一缕警兆,想起了自己此前所看过的‘守则’。
二话不说,霄剑立刻握住了一枚玉符,还没等他将玉符捏碎,面前乾坤似是被划开了一条缝隙,一身黑袍的吴妄迈步而出。
乾坤,没有丝毫波动。
这是什么修为?
霄剑道人道心震动一二,连忙向前,低声道:
“陛下!”
“道兄,调天兵布阵。”
吴妄略微扭头,面容满是严肃。
“臣遵旨!”
霄剑道人不敢耽误,转身化作一束流光飞向了天兵兵营。
吴妄大手一挥,大荒天地外层出现了薄薄的金色光膜。
敌人?
这就出现了吗?
与此同时;
大荒西南角,原本的天外世界大地边缘,几位强神动手修建的天涯海角处。
武神、水神、木神这三个天庭清闲老人团,正聚在此地喝茶聊天,顺便缅怀一下逝去的老友。
武神对朋友那自是没的说。
虽然运道女神小笯已逝去多年,但武神他们喝茶的时候,还是把存放小笯尸身的水晶棺摆在不远处。
女神的尸身没有半点损毁的迹象,嘴角保持着那份释然的微笑,那般栩栩如生的模样,似是随时要活过来一般。
武神正自感慨,自己在天庭之中已快生锈发霉;
水神笑呵呵地批评着武神,让武神学会何为知足常乐。
木神皱起了皱巴巴的眉头,叹道:
“两位其实还算不错了,现如今这天庭之中,就吾最尴尬,高不成低不就,天道序列看来是锁死没法向前挪动了。
若非有个金神给老夫垫底,老夫就成这五行源神中,最丢人的那个了。”
“哈哈哈哈!嗝!”
武神眉头跳起舞,挖苦道:“你咋不想想,之前你左右逢源,一直没功没过的,这让青山怎么给你提功绩?”
水神温声道:“有失有得,何必自怜自艾?咱们也都活过这么多年岁月了,争这般……咦?”
水神抬头看向空中。
那淡金色的光膜瞬息间凝成,整个天地都被天道之力包裹了起来。
三位强神立刻起身,各自表情都有些肃然,已是察觉到出现了变故。
大家都是聪明神——武神脑袋后面打个问号——这些年自都是感觉到了,天庭似有个还未出现的敌人,东皇、云中君、大司命等权力核心的存在都十分紧张。
这般异象,如此大的天道之力波动,此事绝非寻常!
正此时!
咔、咔咔……
“老水,老木头,”武神喉结上下晃动了几下,“你们听没听到什么动静?”
三位强神的目光,同时挪向了那刚刚出现了一道道裂痕的……水晶棺木。
小说
砰!
运道女神的棺材板突然炸飞!
武神面色大变,一个箭步窜了出去,镇压乾坤、神光明灭,一把将那水晶棺木的遮挡摁了回去,连带着把那要坐起来的女神摁住。
水神高呼:“且慢动手!”
木神连忙呼喊:“武神别出手!”
还未睁开双眼的运道女神骂道:“你动我下试试!”
无敌,从仙尊奶爸开始 小说
武神动作一顿,举着棺材板进退不得。
此刻水晶棺木中,运道女神慢慢睁开双眼,双目之中竟是漆黑一片。
她猛地吐出一口灰色的气息,整个人像是刚从深海之中爬出来一般,面色惨白、浑身颤抖,但双目之中的漆黑迅速退去,凝成了一双黯淡的眼眸。
“没有气息?”
“不显道韵?”
水神与木神各自冲向前,目中满是惊异之色。
但运道女神并没有要开口多解释的意思,而是定声道了句:
“快,带我去见青山,我不知道自己这般状态能保持多久,随时可能会崩陨。”
“不是,这咋了?”
“出事了,虚空深处出现了异变,生死逆转、岁月紊乱。”
小笯紧紧抿了下嘴:“第三神王的尸体,马上就要活过来了。”
三强神悚然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