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小說 逃亡遊戲:我被全人類通緝了 愛下-第一百五十五章 關於特案組存在的意義推薦

逃亡遊戲:我被全人類通緝了
小說推薦逃亡遊戲:我被全人類通緝了逃亡游戏:我被全人类通缉了
沈不言伸手掏着耳朵里面。
他感觉刚才那个爆炸都要把他炸耳聋了。
二人这次读档点,在电玩城的门口。
通过观察旁边路过的行人,沈不言可以确定这个时间点应该在他发现林季眼睛的颜色有了变化之前。
林季默不作声得站在沈不言身边。
他语气平平,幽幽吐出一句话:
“说话还是小心一点为妙。”
沈不言气得咬牙切齿,但是也只是打碎了牙往肚子里面咽。
他挤出了一个很勉强的笑容。
“那我真是对不住你了……”
林季耸耸肩,朝着咖啡店走去。
“我刚才看到了还有个芒果绵绵冰,尝尝那个。”
沈不言跟在林季的背后,朝着咖啡店走去。
这一次林季倒是轻车熟路了,走到吧台就对着店员开口要了“芒果绵绵冰”。
沈不言也换了一个口味,点了个拿铁。
还是同样的位置,沈不言抱着胳膊挑眉看着林季。
“那你还要不要听了。”
林季坐在位置上,一直左顾右盼着。
我体内有座神农鼎
他虽然好奇那个特案小组的事情,但是现在更加期待的是“芒果绵绵冰”。
等咖啡和饮品端上来,林季端起来就猛地吸了一口。
“嘶……这个好喝……”
看着林季这副样子,沈不言眉毛挑起一边,一手托腮得瞧着林季。
“你这跟个小孩儿一样,幼不幼稚啊。”
林季不以为意:“我现在是想明白了。”
“做人吧,不能太较真。”
“像是之前我害怕睁眼就会死亡,现在我不害怕了,甚至觉得这个反复死亡很好用啊。”
沈不言点点头,微笑着瞧着林季。
“是吧,能付一杯的钱喝两杯饮料。”
林季咧嘴一笑,“好像是啊,挺好。”
“享受生活嘛!”
沈不言端起咖啡抿了一口,“那我还要不要告诉你那个江教授的事儿了?”
林季点点头,“你说就行了,我听着。”
沈不言歪头,仔细注视着林季的双眼。
虽然是闭着眼睛的,但是他眉眼的轮廓的确跟那个神秘的江教授有几分相似。
“那个江教授见人的时候一直都是戴着口罩的。”
林季没有接茬,又吸了一口饮料。
沈不言又继续打量着林季,“我觉得他有点像你。”
“不对,说反了,应该是你有点像他。”
林季的动作迟疑了,他缓缓放下手中的杯子。
“像他?”
沈不言点点头。
“我看过你父母的相关资料。”
“你七岁的时候太小,看不出来跟父母有多相像,但是你现在的长相就能看出来几分了。”
“你的眉眼和你父亲的眉眼几乎是一样的。”
“但是论年龄来看,那个江教授应该快要是你爷爷辈的存在了。”
“你们的眼睛,又跟他很像。”
沈不言的话让林季眉头紧皱着。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东西吗?”
“你这给我安插了一个爷爷?!”
沈不言顿时无语,“你这个什么脑回路。”
林季摆摆手,“嗨!无所谓的事儿,我知道你什么意思。”
他说着,喝了一口芒果绵绵冰。
“我一点也不在乎我跟谁长得像。”
说着,林季的语气又深沉了起来。
“克隆人也好,活在梦里也好,我虽然好奇我的身世,也好奇之前的那个炸学校事件到底是谁做的。”
“但是我现在也不是那么想追究了。”
沈不言盯着林季,眼底带了几分同情。
“现在想起好好生活了啊。”
说着,沈不言又垂下眼眸,看着咖啡杯外侧的水滴滑落在了餐盘上。
听到林季这么说,他其实心里面还算是欣慰。
至少林季现在没有刚开始认识的时候那么神经紧绷着了。
可是,就算现在他有这个想法,他们现在所处的环境又不像是之前那般简单的了。
沈不言的表情越发凝重。
他的余光不禁瞥向了窗户外面。
商场是在高层之中,他们虽然位置在角落,却能看到窗户外面的景色。
沈不言深知,现在已经分不清是处于虚幻还是现实了。
他唯一能够确定的是,他需要想办法在这个地方好好活下去。
林季又吸溜了一口,将这杯饮品喝完了。
“真好喝。”
立即抿了抿嘴,发自内心得评价着。
“在那个地方喝了十三年的水,杯子里面都带着霉的。”
“我没因为喝了那些东西病死也算是奇迹了。”
林季自言自语着,沈不言却神色复杂。
这哪里是奇迹不奇迹的事儿。
他现在觉得,林季的身份还是个迷。
跟他现在面对面的这个,到底是林季本人,还是虚幻的影像,又或者是克隆人。
搞不好,林季十几年被关起来的记忆,都是虚假的。
想着,沈不言的脸色又沉了几分。
林季扬起脸问:“你还要说什么?江教授后来怎么了?”
沈不言回过神来,呆愣了两秒。
他光顾着考虑关于林季的事儿了,把刚才要跟林季说的东西都给忘记了。
沈不言沉吟片刻,组织了一下自己的语言。
“我刚才是不是提到了档案的事儿?”
林季点点头。
沈不言想了想,接着说道:“这个档案室,我到现在还没有见识过。”
“只是在我师父整理的资料里面看到了关于这个档案室的相关。”
“这个档案室内,装着的都是许多年前的未解之谜。”
“有的跟玄学相关,有的跟连环案相关,有的跟精神病案例相关。”
“不同的类型,涉及到的范围也很广阔。”
“而且,它们又被成为【特殊案件处理小组的耻辱】。”
林季停顿了一秒,诧异得僵直了背。
他怎么忽然就对这个形容这么敏感?
正纳闷着,沈不言又继续说:
“因为是历届队长都无法侦破的案件,所以就被封存起来。”
“他们要保持这个特殊处理小组的名誉,而这个小组的存在,代表着的意义就是【百分之百的破案率】。”
“只要出现了特殊小组处理不了的案件,那这个小组就会被解散。”
“甚至……关乎着队长的生死存亡。”
林季猛地坐直了身子,好奇得追问道:“生死存亡?!这么严重?”
緋色豪門:高冷總裁私寵妻 雲過是非
沈不言苦笑道问:“你知道有个冷笑话吗?”
林季皱着脸,向后倚靠着靠背椅。
“我能知道什么冷笑话。”
沈不言垂眸,扬起浅笑。
“百度有一天被暗杀了,知道是为什么吗?”
沈不言的后半句答案已经到了嘴边,看到林季这呆愣的表情,就没有说下去。
片刻,林季反问:“百度是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