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玄幻小說 宇宙職業選手 txt-第四篇 第50章 被連累熱推

宇宙職業選手
小說推薦宇宙職業選手宇宙职业选手
此时虽然夜色笼罩,但借助朦胧的月光以及宅院内的灯笼,达到细胞级掌控的许景明等大群高手,能清晰看清宅院内的情形。
“保护殿下!”原本分散而立的十二护卫,第一时间冲到厅门处,欲要阻拦敌人。
“拦住他们!”
厅内的程燕然焦急下令。
“走。”乱发老者剑法王催促道,立即带着身边众人冲破大厅墙壁,朝外逃去。
剑法王、荀圣使都是非凡人物,不约而同做出了同样的决定——让十二护卫阻拦拖延,他们全力逃命。
“来者不善啊。”剑法王眼眸中有着怒火,“至少三名超一流高手带队,敌人肯定有充足的准备!到底谁背叛了我?泄露了我的行踪?”
剑法王这一刻,本能地以为这一支可怕的袭击队伍,是针对他的!
因为在场他地位最高,影响力也最大。
燕王世子,听起来是一位世子,可实际上,影响力是很有限的,燕王本人都不在意!
荀圣使,实力是强,但也只是一名闲散高手。
唯有他剑法王!在红莲宗内地位排在前五,长期行走天下,更成功扶持了数个乱军势力,威望极高。现任宗主年迈,他甚至有望更进一步,成为下一任宗主。
作为造反势力的高层大老,在帝都,不敢大张旗鼓。
“我今晚秘密来这里,我的八名随从,一直在我身边,寸步不离。只有瑶儿和燕然有机会出卖我,可他们俩都经过了‘红莲洗心’,不应该背叛啊,到底哪出了意外?”剑法王暗道。
他没觉得,在场其他人能吸引如此大规模的刺杀。
“有人刺杀师尊?”程燕然也被这场景吓得一惊,“红莲宗手段酷烈,树敌众多。想杀师尊的有不少。黑莲宗也和红莲宗势如水火,都有刺杀师尊的可能性,我这是被连累了?”
荀圣使眼眸幽冷:“哪来的凶人?心灵力量丝毫不逊色于我,这三名敌人,在超一流高手中都算是顶尖了!”
如此恐怖的心灵力量,大部分超一流高手都达不到。
这也是剑法王、荀圣使毫不犹豫率人逃跑的原因!敌人势大,硬碰硬,他们并无抵抗把握。
……
花之名
桂殿秋
许景明一众六十余名高手,个个化作残影,直奔大厅方向,十二护卫见状也是心颤。
“布阵。”
十二护卫也都是久经战阵,即便紧张,也没有一个溃逃。
许景明等人毫不留情,完全执行庞泽的计划。
以三大八阶高手为尖刀,其他一流高手们配合,先一步对付这十二名护卫。
“噗。”“嗤。”“撕拉——”
刀剑闪烁!
枪芒耀眼!
更有暗器呼啸!
双拳难敌四手,十二名护卫一时间遇到如此多敌人的围攻,更有三名八阶高手混在其中出手!几乎一个照面,十二护卫就倒下了四人。
剩下的八人,自然紧跟着被击杀,前后没有超过五秒钟!
“有超一流高手!”
“啊!”
凄厉喊声中,十二名护卫便都倒下,血流的一地。许景明等人丝毫不停,已然冲进厅内,便看到大厅一面墙壁破碎,程燕然、剑法王、荀圣使等人都沿着这方向逃跑了。
八阶高手的心灵力量笼罩下,完全能锁定程燕然他们的位置。
“追!”许景明等人迅速追上。
“彭!”“彭!”“彭!”一支支求救的号箭冲天而起。
这些号箭,和血雨卫号箭不同,在空中绽放出金黄色的图桉,代表了燕王府的身份。
显然四周的暗卫们知道敌人势大,也发出号箭求援了。
“嗖嗖嗖……”分散在宅院四周一名名暗卫,也立即朝程燕然汇聚过去,要保护世子殿下。
“该死虞风,先后一共抽调三十名一流高手。”程燕然看着一个个赶来汇合,护持在周围的暗卫们,更加愤恨虞风,也恨他的父王‘燕王’。
“原本我有十二护卫、三十八暗卫,个个都是一流高手。还有荀前辈护持我。即便遇到险境,这么多高手也足以护我逃离。”程燕然暗恨,“可现在只有十八暗卫,现在赶来的还不到十个!”
至于明面上的十二护卫,已经全倒下了!
程燕然感觉到了强烈的危机感!
逃命中的剑法王、荀圣使二人看到远处,不由色变:“不好!”
他们一大群人刚冲出宅院,便看到密密麻麻一道道残影或是沿着街道,或是踏着屋顶砖瓦,或是沿着院墙,从一处处包围过来。
这正是许景明他们的另一支队伍——柳海率领的一百名二流高手,当然最先只有五六十人来拦截,还有一些二流高手正在全速赶来。
“拦住他们!”柳海等人眼中毫无畏惧,作为宇宙公民玩家,他们都不惧死亡,反而更期待和高手厮杀!
“冲破他们!”
剑法王、荀圣使、程燕然、独臂女子、八名红莲宗高手以及刚刚汇聚的十一名暗卫也拼命了,如果有充足的时间,这群高手们完全能击溃柳海率领的二流高手队伍。
但他们没时间耽搁!
“彭彭彭!”
惨烈的厮杀,瞬间爆发。
剑法王和荀圣使这两大超一流高手也拼命了,他们俩一个使用双剑,一个使用薄如蝉翼单刀,顶着暗器、投掷兵器,疯狂杀戮一切阻挡在面前的敌人。
“杀。”程燕然这位世子殿下,也取出腰间的两柄剑拼命了,他能拜剑法王为师也的确颇有天赋,外界都不太清楚,燕王世子已悄然达到一流高手之境!
此刻,程燕然疯狂攻杀面前的敌人,身旁的红莲宗高手以及暗卫们个个状若疯狂。
可是——
宇宙公民玩家更疯狂!更不要命!
“他们不怕死!”
“都是死士!”
剑法王、荀圣使等人心都凉了。
当敌人不怕死的时候,进攻威胁就可怕多了。
虽然是一个照面,剑法王等人就杀死了十余名阻拦的高手,可就耽搁的几秒钟,许景明、三大八阶高手、六十名一流高手便已然追上了。
呼呼呼——
众多高手们迅速包围住剑法王等人。
“住手。”剑法王开口。
许景明微微一伸手,众高手们还真的都停下了。
燕王府的暗卫们刚刚放出号箭!十分钟内,能赶来的高手都是有限的,许景明很清楚,还有足够的时间。
“敢问是哪一方高人,欲要对付我庞诚?”剑法王看着许景明,他能看出来,这个表情僵化冷漠的男子应该就是队伍首领。
“庞诚?”许景明了然,笑道,“原来是红莲宗的剑法王,没想到这次对付燕王世子,还能顺道抓一条大鱼!”
剑法王一怔。
什么?
自己是被连累的?
“对付我?”程燕然也惊愕万分,这么凶勐的敌人是针对他的?
“是不是有什么误会?”程燕然开口。
“误会?”
许景明看着他,随即转头看向剑法王,冷漠道,“剑法王,你如果想要活命!就让你的手下不准插手。否则……你也跟着一起死吧!”
剑法王童孔一缩,随即咧嘴一笑:“哈哈……既然阁下和燕王世子有仇,我自然不插手,我红莲宗的人都不会插手。可否先放我们离开?”
“先在一边等着。”许景明说道。
剑法王没吭声,只是一挥手,于是他麾下的八名随从、五名暗卫、独臂女子都跟随剑法王走到一旁。
“瑶儿,师尊,你们都……”程燕然有些绝望看着这幕。
“燕然,你别怪师尊。”剑法王说道,“这是你自己惹下的债,我也帮不了你。”独臂女子轻轻叹息,不愿再看程燕然。
程燕然沉默。
他的暗卫中,的确有红莲宗高手,如今剑法王一招手,红莲宗的人立即跟随剑法王躲到一旁了。
“阁下可否饶过世子殿下,殿下对我有恩。”荀圣使开口,“什么要求,尽管提。”
许景明眼神一冷:“杀!”
呼呼呼!
三名八阶高手以及众多一流高手瞬间涌了上去。
在程燕然身边的几名暗卫,一瞬间就倒下了。唯有那位荀圣使刀光诡异莫测,一招一式都融入心灵力量,影响周围,令众多一流高手们都受到影响。那荀圣使还开口道:“我救不了殿下,可否放我活命?”
但许景明冷漠看着,没理会这位荀圣使。
仅仅一息时间。
荀圣使便死了!他的刀法虽然恐怖,但三名八阶高手个个不弱于他,三人围攻选,荀圣使能坚持一息时间已经很了不起了。
传说
“噗。”程燕然在疯狂抵抗中,也最终被一刀刺穿胸膛。
邪帝盛宠:天下第一妃
“我……”
程燕然愣愣低头看着胸口伤势。
许景明走了过来。
“程燕然。“许景明看着他。
程燕然抬头,眼中有着癫狂:“我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天,这些年我已经爽痛快了,死也值了。”
“值了?“许景明从怀中取出一药瓶,扒开塞子,药瓶的粉末洒在程燕然的身体上,也同样洒在了胸口伤口上。
程燕然顿时发出凄厉喊叫,声音中充满了痛苦恐惧。
但很快他喉咙也发不出声音了,全身皮肤泛红,都在哆嗦着,他眼中有着绝望痛苦,从来没尝过这般可怕滋味。当疼痛达到匪夷所思程度时,死亡都是一种解脱。
“这是血虫粉,专门为你准备的。”许景明轻声道,“你不是一直想杀我吗?”
许景明揭开了脸上的人皮面具,看着程燕然。
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的程燕然看着眼前人,眼睛顿时瞪得滚圆。
景明?
费心兰的两个男性好友之一?费心兰拜师那天,景明和罗百川都只是站在角落的小角色。他不是一个普通的血雨卫队长吗?
许景明懒得看程燕然,抬头看向处于震惊中的剑法王等人。
“不好。”剑法王等人脸色变了,“揭开人皮面具?暴露了真实身份?虽然不认识此人,但看到他真面孔……恐怕……”
“杀了他们。”许景明一挥手。
“阁下……”剑法王焦急开口。
三大八阶高手率领众多一流高手已然围杀过去。
许景明平静看着这幕。
放他们?
管他是红莲宗,还是哪个势力!一样是全部干掉!
刚才只不过是‘分化他们’,否则要杀剑法王、荀圣使等人还是要花费些力气的。现在逐个击破,就变得容易多了。
“知道我的身份,一样要杀?”剑法王本以为,如果没仇怨,对方应该不会轻易结仇红莲宗!提出些条件,可能就放他们活命了。
可谁想……
还是要杀!
一边围杀着剑法王等人,同时也有不少二流高手奉命去搜刮宅院,搜刮尸体。
“你到底是谁,为何非要杀我?”剑法王死前愤怒咆孝。
许景明看着他,看着剑法王死在三名八阶高手围攻下!
“搜下他们尸体。”许景明上前,亲自搜剑法王的尸体,这位可是在场地位最高的大人物。
“这两柄剑冰冷彻骨,显然不是寻常兵器,价值非凡。”许景明先收起剑法王的两柄剑,“银票、金叶子……价值也有上万两!不愧是红莲宗的剑法王。”
随身携带上万两!还都是免文字密的。
对剑法王而言,只是随身携带些钱财,在天下间行走,很多时候都要用钱的。
“这是……”许景明忽然摸出了一块兽皮。
兽皮残缺,摸起来无比柔软,皮上有密密麻麻奇异纹路。
“这是什么?”
長白山的雪 小說
摸着兽皮,兽皮上隐晦的气息,让许景明感觉到窒息感,他隐隐觉得……这是一件宝贝。
“应该是件宝物,之后再查查。”许景明收入怀中。
宅院内包括所有尸体,简单搜了一遍。
许景明就在那,看着程燕然在痛苦中最终死去。
“就这么让你死去,已经算便宜你了。”许景明默默道。
柳海此刻上前,将程燕然头颅收入木箱内,再用包裹扎好。
“接下来麻烦师父了。”许景明看着柳海。
“交给我。”柳海提着包裹就离去,他必须以最快速度前往七杀楼的帝都总部,去领取‘击杀程燕然’的赏金。因为一旦程燕然死去的消息外泄,帝都官方肯定会疯狂追查凶手,到时候领取悬赏就难了。

精彩玄幻小說 重生之星空巨蚊 起點-第9章 貴客鑒賞

重生之星空巨蚊
小說推薦重生之星空巨蚊重生之星空巨蚊
比哈心头苦涩。
就因为天赋在所有弟子里最弱,这些年来,他过的可以说相当郁闷。亲传弟子倒是没有什么人敢明目张胆的欺辱,可私底下甚至当面的讥讽挖苦,他没少经历过。
这就导致了,比哈在这些年来,除了修炼之外,更是经常性的跑去看些书籍,实力不足,通过道理来增加自己的存在感与能力。
否则说不出方才一通话来。
“放心,师兄,也许这次师尊回来,能想到什么提高您资质的办法也说不定。”
“不用安慰师兄了,如今我们都非以前的吴下阿蒙,天底下是否存在增强资质的办法,我们能不懂吗?即便有,那代价,也绝非我们能够拿得起的,还是不要想那么多了。”
比哈又是苦笑。
他曾经作梦都想要增强自己的资质,但冷静下来想想后,他就放弃了这种异想天开。
整个银河系里,那般多生物因为资质困顿在弱者层次,倘若有什么提升资质的宝物,想必也早被那些大势力之人,给自家的子嗣弟子使用了。
师尊倒不是不可能获得这样的机缘。但他与比哈之间的关系……谈不上师慈徒孝,双方即便不是什么冷漠关系,但也绝对不到‘阴阳’愿意为了他,去争夺什么天赋之物的层次。
事实上,他猜的很准。
贾岩怎么可能替比哈去动手做这些。
外界确实有提升天赋之物,但这种东西,即便在巨星内也属于顶尖宝物,贾岩真得到手,也是给妻子儿子使用,怎么轮都不可能轮到他。
真看重阴阳宗,贾岩也不会几度途经,也不进入这片落后星域了。
是以,无论如何找借口,他会回到阴阳宗的唯一理由,不是念旧,而是别有目的。
没什么好冠冕堂皇的。
贾岩就是如此一个人。
啸。
星河天际。
一道庞然大物的身影,在星海之中翱游着。
如同梭子般的器物,惶惶不可终日的扫过大片地区。
这造物是银河系强者生物很少使用的飞行宝物。
毕竟动辄几十公里之巨的生物,想要拥有一具足以承载他们身躯的飞行造物,实在是过于艰难了。
从此也可侧面反应出,此梭子般造物的主人,身家有多么丰厚。
“那阴阳宗,传闻有所谓的法器,此物对我很重要。”
梭子法器之中,一名气息无比渊厚,身形也好似那花花绿绿的蛤蟆的生物,默默构想着。
早在听说‘阴阳宗’后,他便打听了不少。
而知道了阴阳宗的诸多内情,他便很快心头火热。
阴阳宗修炼道路,倒是与他并没太多的共同。
可所谓的‘阴阳宗法器’,却是他也感到相当惊艳之物。
这位蛤蟆生物,绰号‘器皿大人’。
众所周知的对各种器具感兴趣。
他也是仗着自己对各种器物的使用技巧,最终从一位天赋实力都平平的存在,走向了域主级,成为坐镇一方的巨孽。
“主人,那阴阳宗一定能够令您满足!”
一旁,机械般的巨鸟开口恭维着。
蛤蟆哈哈大乐,婆娑了这巨鸟般的机械几下,犹如是在玩着玩具。
巨鸟则是享受无比的样子。
在这器物的飞行之下,风驰电掣的他们,就钻入了落后星空。
……
“明天那位大人物就要来了,你等千万不能给我出梁子!”
“是!”
落后星空之中的前几大势力,已经人人紧张了好些日子。
自从知道,一位域主级将可能大驾光临后,这些被点名的势力,一个个将心脏提到嗓子眼,
紧张之中,又有某种得到大能者相中的兴奋之感。
要知道,那可是域主级。
一位域主级的实力,对他们而言,根本是犹如神灵一般。
修真聊天羣
倘若对方愿意指点他们些许,又或者愿意收留他们中的某些人成为直隶下属,是令人人艳羡之事。
连这些势力之主,也绝对愿意为了将来的前途,放弃现在的地位。
毕竟,那可是域主级。
“来了!”
就在这些势力之主与他们的下属们,皆在紧张之中忙个不停之际,忽然有监视外界动向的情报人,闯入了几大势力之主所在的地区。
“所有人停下手里的动作,随我等迎接前辈!”
势力之主们浑身一震,连忙向着四面八方传出脑波力量语音。
话音未落,浩浩荡荡的强者笑声远远传来。
“诸位如此客气,鄙人相当满意。”
几名势力之主对视一眼,皆是心底一喜。
单从这道声音看,来临的域主级,应当是一名相当好说话的存在。
直至那硕大无朋的金属梭子般的器物,与小行星般飞临众生物面前,这几位势力之主舒出口气。
终于可以放心了。
那五颜六色的蛤蟆生物,虽然颜色花花绿绿有些不那么让人舒服,可其气质之中,自带有和颜悦色,却给人相当大的舒适感。
所谓的相由心生。
这搁在外星强者身上,也是说得通的。
虽然可以伪装,但大致上,一位顶尖的强者,是没有必要伪装什么的。
也就是说,这位蛤蟆生物,应该就是一位脾气性格属于比较好的存在。
“本尊器皿大人,你等愿意称我器皿大人也好,直呼器皿也罢,总之随意。”
“哈哈,器皿大人当首,我等自然是称呼前辈为大人了。”
“大人,先前一直是语音通讯,没想到大人真实面目,与我等想像一般的慈祥。”
众强者们须溜拍马,极尽所能的恭维。
这位域主级存在,想必普通也享受多了类似的追捧,当下也没被冲昏头脑,只是面色如常的很快直入主题。
老老楼 小说
“那阴阳宗在何方位,现在他们的状况又是如何?”
几名势力之主们,大多是星河初阶,在这落后之地的星河初阶,怕是连外界的恒星颠峰存在,都有可能打不过。
所以在一位堂堂域主级的凝视之下,他们只觉压力山大。
既然这位大人物,连他们精心安排的环境,都不愿多看一眼,想必是看不上此地的环境了。
他们也没失望什么的,堂堂域主级,什么样的事情没见过,人家看不上,不代表自己等人之前努力白费了。
说不准你不做的话,会被视为不敬。
“前辈远道而来,我等准备了些我们星域里还算不错的事物,虽然肯定入不了前辈之眼,但也有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说不定前辈能看上呢?”
“不用不用。”
蛤蟆强者哈哈大乐,直接接绝了众势力之主的邀请。
身为器皿或者各种器物喜好者,他这一生,几乎都是在各大星空里旅游搜寻渡过的,别说一个落后星域,就算是十个落后星域,他都前去探索搜寻过。
但往往落后星域那般不受待见,不是没有理由的。
他去了十次,就失望十次。
所以此番索性点,直奔主题,其他的东西,他可是不想浪费时间了。
“大人快人快语,那我等就在前方领路了。”
“快快。”
说着蛤蟆强者神色有些着急的叫嚷着。
他早已望眼欲穿了。
阴阳道法器,先前他就得到过一件,是一位很弱小的恒星级弟子炼就的小战斗器具。
虽然对战力增幅不算什么,打他却从那粗糙的锻炼之法上,看到了无限可能性。
他甚至还想过,倘若那位所谓的‘阴阳’,实力比不上自己,他就抓起来,专门替自己研究器物。
充当他‘器皿大人’的专用炼器师傅。
说不准就能搞出让域主级强者,都有效果的法器,那时,他可就能在通道眼前挺直腰杆了。
阴阳宗内。
“这所谓的正反之力,你等研究了数十年,竟走了歪路。唉,也怪我当初没有教导清楚。”
神秘总裁的心尖宠
“听好了,正反之力,乃本宗主弱小时,误吞了一件反物质树木而循序渐进开发出来的力量。你等只将它当成是反物质、是反力量、亦或某种违反正常心灵的东西,全部是错的。”
贾岩坐在上首,对着下方的蓝括,以及几位边境驻兵,天赋不错的弟子,讲解着阴阳道的关键。
其实他也有些无奈。
虽然早知自己离去几十年后,阴阳宗肯定会走歪,但没想到,会歪的如此厉害。
阴阳宗的本义,都被后来者渐渐扭曲了。
倒不是他们想的浅显,从而让阴阳道变得进入歧途。
正相反。
这些阴阳宗里的弟子们,正是太把阴阳道想的高大上,从而贾岩留下的修炼技巧上,每句话每行字,甚至是每个字眼的变化,都被过度解度。
什么‘宗主在此多写了个的字,说明宗主在暗示大家勿要心高气傲,该进行的步骤就应该完完整整进行下去,不要想着走捷径’云云。
贾岩之前听到这些解说时,都有些无奈。
老子留下的是修炼技巧,如同指路灯一般的东西,而不是让你们扣字眼,弄大家来找茬的。
不过仔细思索以后,他也产生些许的理解。
贾岩本人对教导并不是太上心的情况下,阴阳道的修炼方式,他们除了扣字眼外,还真就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除非人人都有大智慧大机缘,从而领悟到贾岩在字里行间里的感悟。
但很明显,不可能人人都有这种天赋。
况且就算有,被其他门人一顿捶,说你不该那样理解,宗主肯定不是这样说的云云,连天才也变蠢才了。
幸亏,他在重要关头溜回来了。
现在才几十年而已,倘若过了百年后再归来,这阴阳宗也彻底歪了,连他也可能束手无策。
“师尊说的这番话,让我茅塞顿开!”
蓝括属于心性极好的弟子,一番领悟后,整个人似有所得。
其他那些天赋还算不错的弟子们,亦是若有所思,明白了什么道理。
“嗯,你们都是阴阳宗修炼天赋上佳的天才,能够理解本座所言,颇让人欣慰,不过回头归宗之时,勿要敝帚自珍,倘若有其他弟子向你们问起这些感悟,必须要完完整整,向着他人宣讲,可明白本座意思?”
“明白了。”
蓝括几人忙不迭的应声。
隐隐宗其实也没走到敝帚自珍的地步。
才几十年而已,并且外界的压力一直存在着,所以他们除了是那些心怀鬼胎的宗内势力,否则一般而言,都不不会吝啬自己感悟到的阴阳道秘决。
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这便是阴阳宗如今集体思维。
“唔……”
贾岩正欲继续说些什么,忽然侧耳倾听,脸上流露出了某些似笑非笑之色。
“好了,你等回去好好的感悟吧,阴阳宗来贵客了,为师出去会面一番。”
“嗯?贵客?”
蓝括怔了怔。
随后他猛然大惊。
什么样的存在, 要让师尊都说‘亲自会面’的?
肯定是那位所谓的外来域主,即将来临了。
他脸色难看的,让几为天赋弟子们离去,自己则是留了下来。
“师尊,不知……您可有把握?”
贾岩哭笑不得。
他没好气的瞪了瞪这位弟子。
“说你成熟稳重般,但你竟对师尊也不自信,这点将来可不能要,为师说白了,与你等并无任何不同,打不过的敌人,你们会与他们死磕吗?既然你等都不会,为师脑子傻了,才与那种存在死磕?”
蓝括被一通说,只觉面红耳赤,连忙点头拱手:“弟子明白了。”
他领会了。
师傅这段话的意思,是说明师傅并不认为,自己会输给那位来临的‘域主’级。
与此同时,蓝括内心也浮现些许的喜色。
毕竟,这还是首次从师尊嘴里,得到其实力的明确表态。
十三机4格
域主级。
或者说,普通域主级,恐怕不被师尊放在眼里。
正思忖间,只见化身为老乌龟的‘阴阳’,也就是贾岩分身,淡淡然留下了一句嘱托后,面前的次空间打开,他施施然,老态龙钟的举步,进入其中。
下一刻,连蓝括都感知到的某个庞然大物,进入了阴阳道与敌对势力的边境范围。
“这是什么?好大的人工造物!”
蓝括目瞪口呆。
身为落后星域里的生物,他自然没见过太多外界强者的拥有物。
如此庞大的建筑,对他来说,跟科学奇迹没什么两样。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踏星》-第三千五百七十二章 黑暗的力量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踏星
陆隐可以凭着各种力量完克无数对手,但有一种力量,他无法对抗,那就是差距,一种精纯到极致带来的差距。
天元宇宙边境一战,始祖轻易压制数位桑天,出手简单有效,那就是绝对的差距。
御桑天同样如此,有着让陆隐无法撼动的差距。
这种差距不是靠各种手段可以弥补的,但如果超越了这种差距,将变得不可逆,如同现在的陆隐对付念仙,蝶舞天涯他们那般。
大道至简与精修百技,一个攻其一点,一个全面开花。
始祖联手陆隐,抵住了御桑天,此刻的御桑天想要击溃两人并不容易。
但他们忘了,磐石之基,属于御桑天。
以磐石之基隔空对决,在起点上,两人就输了。
代孕罪妃 小说
当磐石之基震动,无限磅礴的序列粒子随着御桑天的心若磐石,轻易压过了始祖与陆隐,陆隐另一只手连忙施展连掌,想要借助磐石之基的序列粒子对抗,但时间太短。
始祖低喝:“柱子,退。”
这时,愚老忽然上前又是一掌,这一掌透过磐石之基,将始祖的力量遏制了一瞬,就这一瞬间,御桑天九天之变全开,将始祖震退,始祖倒退数步,厉喝:“柱子,快退。”
陆隐目光紧盯着对面的御桑天,退?还不到时候,余光,红色划过虚空,贯穿星穹,没入陆隐体内。1
始祖惊讶,神力?1
御桑天,愚老皆望着突然出现的神力,意料之外。
尤其是御桑天,脸色一沉,永恒。
唯一真神神力,第一次在灵化宇宙出现,沿途,一切看到神力之人皆有冲入骨髓的寒意,如同看到了灾厄,将灵化宇宙一分为二。
这股力量给天元宇宙带来了劫难,出现在灵化宇宙的一刻,也让无数人头皮发麻。
尤其是始境之上的强者,冥冥中有不好的预感。
神力入体,陆隐目光陡睁,猩红色的力量沸腾,蔓延而出,令周边星空都在沸腾。
艶色情话
始祖接近,陆隐急忙道:“离我远点,我未必控制得住。”
“我帮你驱散神力。”始祖要出手。
陆隐回头,与始祖对视:“这一战,决不退。”
始祖怔怔望着陆隐,看着他坚决的目光,第一次那么陌生。
这是天元宇宙之主的目光,是一种担当,一种责任,一种永不退缩的精神。
他也算掌控过天元宇宙,但时代与时代不同,他那个时代没有敌人,最多也就是星空巨兽,尽管厮杀惨烈,却感受不到灭顶压力,他以绝对的实力,加上麾下三界六道成为执掌者,游戏人间,甚至因为某种顾忌,让三界六道不要突破始境,因为他,完全感受不到压力。2
这才会被唯一真神超过,为天元宇宙带来了长时间的黑暗。
陆隐不同,他是从蝼蚁般的弱小一步步走上去,从起初的第五大陆外宇宙走出,一步步登上巅峰,外宇宙,内宇宙,坠星海,新宇宙,树之星空,六方会等等,直至带领无疆来到这灵化宇宙,他每一步都很艰难,但每一步都知道方向,都知道如何落下,如何抬起。
这一步,决不能退。
始祖可以退,数次提醒陆隐如果撑不住就退。
但真的可以吗?
若这一步退了,之前在灵化宇宙营造的无敌形象将彻底消失,至少整个灵化宇宙都知道,御桑天压住了他,压住了天元宇宙,他的所作所为都不过是在挣扎。
天元宇宙好不容易扭转过来的形象会被御桑天一手摧毁。
再面对愚老,他何来的底气?
未必是御桑天对手,与绝对不是御桑天对手,这是两个概念。
这点,陆隐太明白了,与人交锋,斗智斗勇,每一步都不能错,唯一真神同样明白。
始祖太善良了,他的善给了天元宇宙,他可以为天元宇宙牺牲自己,那般纯粹,但在与灵化宇宙这场博弈中,这份善良会遮蔽双眼。
这一刻,始祖忽然想起他之前对陆隐说的话–“柱子,只有你适合带领天元宇宙。”
他,早就看明白了这点。
这一刻,始祖停下,不退吗?好,他也不会退,即便是死,这一步,刚上了。
陆隐双目变得猩红,神力在体内爆发,发丝如红色气海翻卷,逆天而上,升起猩红色光柱,看呆了愚老等人。
他们何曾感受过这种力量,不安,极度的不安,血腥,黑暗,带着难以言喻的狂暴和恐怖,这究竟是什么力量?
灵化宇宙与永恒族合作,却并未真的接触过唯一真神,更不用说神力。
这股力量的出现带给了愚老巨大震撼。
御桑天目光一变,盯着陆隐:“你居然还修炼永恒的力量?”
陆隐嘴角弯起,一条黑线自左眼垂落,双臂外衣粉碎,手臂之上呈现红色狰狞条纹,胸前出现黑红色云朵,如同漂浮于红色气海之上,整个人宛如自血海走出,以自身为中心朝着四周扩散红芒,荡起涟漪,形成垂直的血红色湖泊。
这是–神力变。1
这一刻,如鬼如魔。
第一次出现神力变是对付墨老怪,同样来自外界的神力,引导出了神力变,不过那次,陆隐失去了意识,整个人被神力控制,而非他控制神力。
这一刻,他意识清醒,尽管脑中有无限杀机,却没有完全混乱。
其实他自己都不知道有神力变,本想用出心脏处星空的神力,却没想到唯一真神隔空将神力送来,他承受了神力,顺理成章用出了神力变,这是唯一真神都没能想到的。
唯一真神只是提供神力而已,没料到陆隐存在这种变化。
神力变,第一次展现在人前,也第一次真正为陆隐所用。
沸腾着神力的双手压在磐石之基上,御桑天目光一缩,感受到了压力,这股压力既来自陆隐本身的力量,也来自神力,这是陆隐与永恒联合的力量,还经历了某种奇特的蜕变。
此人还有这种力量?
他眼底闪过杀机,另一只手同时压上。

一声巨响,磐石之基磅礴的序列粒子被分开,此刻,两人对决的力量已经不是磐石之基可以决定。
陆隐紧咬牙关,心脏处星空,神力星球转动,不断抽空神力压上,无限力量,物极必反等等,全部压了上去,只为对抗御桑天。
愚老与始祖皆退开,看着这一幕。
御桑天一时都无法震开陆隐。
陆隐看到了御桑天眼底的杀机,目光闪烁,表现出来的是更为狂暴的神力,神力星球疯狂转动。
御桑天面色低沉:“你真以为可以对抗我?就算永恒在这也挡不住。”
“无形无相,无我不渡,拨天云幕。”

一声炸响,陆隐七窍流血,一口血自口中吐出,身后,始祖急忙上前一掌打向磐石之基,愚老刚要插手,御桑天厉喝:“退开,看这三者宇宙,谁能阻我。”
“御法袍。”
白色长袍燃烧,笼罩星空,压向陆隐与始祖。
始祖咬牙,始祖之剑冲天而起斩向御法袍。
陆隐收回左臂,因果螺旋于指尖缠绕,打向御桑天。
御桑天目光一缩,他最忌惮的始终是因果的力量,渡苦厄强者感觉得到因果之力,而他,更清晰。
当因果螺旋打来,他身前,御法袍降落,燃烧因果。
因果螺旋无法第一时间穿透。
“真以为因果的力量无敌?你远远达不到。”御桑天横推御法袍,压在磐石之基上,转动磐石之基,扭转的力量不断压向陆隐与始祖,两人艰难抵挡。
这时,又一道红色神力贯穿星穹,打入陆隐体内,紧接着,一道道神力自远方而来。
愚老出手,想要挡住神力。
但在与神力接触的刹那就被震退,骇然,绝对是御桑天层次的力量,他知道是谁了,天元宇宙无数年来真正的第一高手,永恒族的主人,竟可以媲美御桑天?
呼的一声,御桑天抓住御法袍后退,同时,始祖与陆隐同时后退,彼此对视。
御桑天盯了眼两人,陡然转身朝着神力打来的方向而去,永恒才是最大的威胁,一定要找出来。
天下 全 閱讀
御桑天离去,此一战当即罢手。
陆隐强忍着咳血的冲动,盯了眼愚老,与始祖转身就走,身体也恢复了原样。
磐石论道基本快结束了,始祖以始祖经义插手,让这场教化提前结束,接下来即便还有教化,也不会影响无疆的人,更多的还是论道的感悟。
愚老没有阻拦,看着两人离去,神色不定。
过了好一会,他吐出口气,再次来到磐石之基前,继续,磐石论道。
閃婚纏情:霸愛老公別心急 仲夏軒
三位渡苦厄强者的身体已经接近透明。
另一边,刚回到无疆,陆隐一口血咳出,御桑天有着绝对的实力,压得他五脏六腑都在碎裂。
始祖也不好受,嘴角含血,面色凝重。
“御桑天的实力还在我预料之上,这不是时间可以弥补的,漫长的岁月,对于功法的灵感,人生的感悟都会有质的提升。”3
陆隐擦了下嘴角,看着手上血液,脸色苍白:“不过我们联手勉强也能撑住。”5

好看的都市小说 撿到一個末世世界-第1905章 有人在星辰集團嗎?(下)讀書

撿到一個末世世界
小說推薦撿到一個末世世界捡到一个末世世界
左权并没有等太久时间,很快,护士小姐姐推开门走了进来。
“恭喜你,今天的治疗结束了。”
护士小姐姐连忙走到左权的身边,替左权解除束缚装置。
左权感觉自己的全身都麻痹了,有劲使不上来,躺在床上, 又休息了一会儿,稍微活动了一下自己的四肢,然后再从上面跳了下来。
左权下来之后,连衣服都懒得穿,直接跑到一旁的全身镜前面,仔细的观察自己的伤口位置。
左权惊讶的发现,原本糜烂的位置,竟然已经呈现了结痂。
这是不是意味着自己的海利病真的能够被治愈了?
实际上, 他以前的就医过程中, 也曾经遇到过能够结痂的时候,但是那时候受伤的面积比较小,而且也只是结痂了一天不到,第二天很快又恢复了糜烂。
不知道这一次会不会也跟之前那样子?
左权心中不由得有些担心。
爸爸無敵 小說
不过,他感觉到自己的伤口确实好了许多,再也没有以前的那种骚痒的感觉。
又或者说是因为刚刚长达一个小时的治疗时间,让他对骚痒已经产生了一定程度的免疫。
护士小姐姐把提前准备好的纱布拿了过来,对着左权开口说道:“这几天都不要碰水,如果真的嫌弃脏的话,只能够用毛巾擦拭一下身体。
这伤口还需要用纱布包裹起来,避免再一次感染。”
说罢,护士小姐姐就准备伸手替左权包扎伤口。
左权连忙后退了几步,一脸尴尬道:“还是我自己来吧。”
护士小姐姐也没有勉强,把手中的纱布递给左权,“那你赶紧包扎一下, 等会还有下一个病人需要使用治疗室。”
“好的,马上就好。”
对于包扎自己的伤口,左权早已经习以为常了。
长年累月的包扎, 早已经让他驾轻就熟,没有丝毫压力。
很快,他包扎好伤口,穿好衣服,离开了治疗室。
当他走出治疗室的时候,他惊讶的发现在治疗室外面已经有许多人正在等待。
什么情况?
怎么那么多人?
左权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只不过进去一个小时时间,怎么就那么多人了呢?
他刚刚走出来,立马就有人围了过来。
“兄弟,在治疗室的感觉如何?你的毛病治好了吗?”
左权诧异的望着对方,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只不过是在里面待了一个小时时间。
就能够完全治好。
怕就算是神丹妙药,也没有那么快吧?
“还没有呢,正在接受治疗。”
左权随口说了一句,就快步离开了这里,他怕继续待在这里,恐怕就要变成动物园里面被围观的动物了。
好在,他们也知道这里是医院,只是追了一会儿之后就重新回到了之前的位置。
左权暗暗松了一口气。
这些都是什么人啊?
害得我跑得半死。
咦, 怎么今天没有感觉到自己非常难受?
因为海利病长的位置非常特殊, 每一次跑步的时候,都会对那里造成第二次伤害。
所以在绝大部分时间,左权能不运动就不能运动。
这也导致了他的身体比绝大部分人都要胖了许多。
希望每一次跑步,他都会异常难受。
但是刚刚跑了那么长一段时间,他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没有那种难受的感觉。
难道经过一个小时时间,自己的病终于有了好转?
现在也只有这个解释了。
末世生存 虎鉞
至此,左权对于治疗自己遗传病的信心变得更大了。
不过刚刚那些人究竟是怎么回事?
怎么一个个冲上了问我治好病了没有?
闲坐阅读 小说
一开始左权还以为那些人发疯了呢,不过就算发疯,也不可能一下子那么多人发疯,应该是有什么事情发生。
主神崛起
算了,懒得管他们的事情,还不如管好自己的事情。
经过刚刚长时间的奔跑,发现自己并没有任何问题。
左权觉得自己应该要把治疗的情况,分享给其他病友们。
虽然海利病是一种非常罕见的遗传病,但并不代表着得这种病的人没有。
虽然稀少,但是也还是有一些的。
左权加了一个病友群。
里面的病友,都是得了海利病这种罕见的遗传病的人。
因为海利病爆发的随机性以及不可预测性,每个人受伤的位置都不同一个地方。
左权算是在这里面当中比较凄惨的一个人了。
谁叫他这么倒霉呢?
在这个病友群里面,几乎每天都有人在分享治疗海利病的过程,或者药物,或者方法。
在这里,就是他们的交流群。
因为病情罕见,在市面上都没有针对性的药物,他们只能够进行自救。
在加入病友群的这段时间,左权也正是因为群里面的介绍,去看过几次医生。
然而得到的效果都不是很好。
对,左权的效果不好,不代表着对其他病人不好。
他们发出来的治病分享,就是他们自己本身治疗经历的分享。
虽然每个人都没有完全治愈,但是也有一部分人压抑住海利病的继续扩散。
所以从这个方面来讲,对于这些压制住的病人,也算得上是成功。
左权准备把自己治疗的经历也分享给大家。
当他打开聊天群的时候,瞬间被海量的聊天信息所塞满。
正当左权准备发布自己的治疗经历时,他惊讶的发现,聊天群里面竟然提及到了公司建造的私人医院。
“你们说我们的海利病,在星辰医院是否也能够得到治愈?”
“应该可以吧?刚刚在网上看到,有人分享了他治疗遗传病的经历,据说对方只在星辰医院待了不到半个小时时间,就完全康复了。
如果这件事情是真的话,那么我们的海利病,很有可能也能够得到治愈。”
“这不会是有人拿出来炒作的吧?只需要半个小时时间就完全康复,这也太夸张了吧。
简直是比神丹妙药都要厉害得多。”
“不管是真是假,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去试一试。
不过可惜,星辰医院目前只接星辰集团内部员工,并不对外开放。”
“不知道群里面有没有兄弟姐妹是在星辰集团总部上班的,如果有的话,建议去星辰医院就整一番。
或许能够得到最为准确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