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玄幻小說 穿成癡傻醫妃後她拯救了瘋批攝政王 ptt-第一百四十一章 兩個男人熱推

穿成癡傻醫妃後她拯救了瘋批攝政王
小說推薦穿成癡傻醫妃後她拯救了瘋批攝政王穿成痴傻医妃后她拯救了疯批摄政王
不得了了,不得了了,他可真是会挑时间,待会儿王爷会不会把他给结果了?
“老奴什么也没看到,老奴告退。”
叶九卿恋恋不舍的放下了rua男人脸的手,直起身看了魏德一眼。
魏德:“……”完了,神医眼神不善,他觉得自己会先被毒死。
“怎么了?”
叶九卿坐在一边的石凳上,云修宴开口了,这会儿魏德才注意到自家王爷并没有戴面具,而且王爷脸上的那块儿疤痕上亮晶晶的,看着像是有什么涂在上面一样。
“王爷,国师大人已经走了,不过楚沉将军派人来信说想要同您一同前往。”
“告诉他,让他好好在京城里待着,这段时间多留心着建阳城内的事情,本王无事。”
“……是,王爷,老奴这就去回了那人。”
魏德迈着小碎步,两条腿儿倒动得飞快,片刻便消失在了两个人面前。
院子内很快就剩下了叶九卿和云修宴两个人了。
“王爷,什么时候启程?”
“明早便要启程,快马加鞭最快也得五日的时间,若是马车的话要十日多的时间。”
“那位大理寺卿也要跟咱们一块儿走?”
云修宴冷笑了一声,摇了摇头。
“他如今已经慌死了,听着事情没法改变了,今日晚上怕是就要启程了,至于那些太医……他们都跟着姓吴的,自然也是得今晚启程。”
叶九卿细细的想了一下,嘿嘿一笑。
“所以……”
两个人相视一笑,看来是想到一块儿去了。
他们明日走,出了城便快马加鞭从小路走,这样便能比他们快一步到达尚义县。
到时候暗中调查,等着尚义县的县令和阳城的那些官儿知道的时候,他们早就调查出来结果了。
……
两个人猜的一点儿没错。
大理寺卿能等到傍晚想必已经是极限了,本来这会儿是用晚膳的时间,但大理寺卿吴大人已经带着太医院的几个老头以及一些粮食草药出发了。
云修宴倒是不怕他会私吞那些粮食草药和银钱,这些都是都经过过自己的手,如今全部交给了他,若是到了尚义县之后这里面少了些什么,最先被问罪的一定是这位大理寺卿。
云修宴带着叶九卿站在城墙上,两人看着出了城的浩浩荡荡的马车。
“啧,他们这速度,到了尚义县怕是要半个月,到时候人都死光了,这大理寺卿倒是脱了干系,直接能死无对证了。”
叶九卿撇了撇嘴。
云修宴看了眼浩浩荡荡的马车,最前头的那一辆便是大理寺卿的马车,那马车不可谓不豪华,看着像是去游玩的,不像是去赈灾的。
“咱们回去吧。”
云修宴微微搂上女孩的腰肢,虽然只是轻轻的触碰,但男人的手臂却十分的有力。
男人足尖轻点,叶九卿只感受到了一点儿失重的感觉,这之后两个人便落回到了地面上。
两人脸上戴着的都是一整张的白色面具,路过的百姓虽然觉得有些奇怪,却也没人将他们认出来。
难得一起像是这般闲适的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两个人毫不避讳的五指交握在一块儿。
两人一个高大,一个娇小,虽然都戴着面具,但单单只是看背影便会觉得两个人是一对璧人。
周围女子的目光不由得从奇怪变成了羡慕。
这样高大的男人,有哪个女子会不喜欢呢?
“唉,我要是能嫁给这样的男子就好了。”
“诶呦,小小年纪就开始想婚嫁的事情了,那男人一看就不是普通人,你想想就得了!”
云国自古以来便有不成文的规矩,女子是不能随意在街上与男子举止亲密的,否则是要被抓起来的。
不过这不成文的规矩也只是限制了平民百姓和小官小吏家的女子和小姐,却是对那些高门大户家的公子小姐毫无办法。
官府不敢得罪他们,自然也不会有人闲的没事儿自找麻烦了。
隐隐的,艳羡的声音穿过人群传到了两个人的耳朵里。
男人握着她的手又紧了紧。
叶九卿勾起嘴角,云修宴的手修长而且宽大,她的手被握着的时候会让人觉得莫名的安心。
“王爷。”
“嗯。”
“没事儿。”
面具下,女孩上扬的嘴角怎么也压不下来,这种很微妙的感觉,她活了两辈子也还是在这会儿才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
“”
绯声在外
修真猎手 小说
“夜九?”
叶九卿:“……”
她咬了咬牙,不用转身,单单听声音也能听得出来身后的人就是池沐那个狗东西。
他不好好的在自己的竹楼里待着,跑这儿来做什么?
云修宴转头,面具下的眼神透着寒光。
“池沐,本王没去找你,你倒是送上门来了。”
“卧槽!!!”
池沐本来还纳闷这是谁能跟夜九走的这么近,这会儿一听到声音顿时像个猴子一样往后跳了数步。
“你是!云……”
“闭嘴。”云修宴的声音里透露着明显的嫌弃。
“……”池沐倒是真的闭嘴了。
夜九看着两个人,也不知道两个人之间到底是有什么仇什么怨,如今只是碰巧见到便到了唯恐避之不及的地步了。
“你怎么跟他在一起?”池沐说这话的时候与云修宴隔了有三米远的距离。
“卿卿,你同他认识?”云修宴拉着她的手,明知故问。
两个人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开口,叶九卿一时间有些无语。
街道上的人形形色色、熙熙攘攘的,如今他们三个站在这里,池沐这厮还露着他那张招蜂引蝶的脸,如今朝着他们三个人的方向打量的人已经不少了。
叶九卿转了转眼珠,当机立断,拉着云修宴便进了一边的酒楼。
“哎,你们去哪儿啊。”池沐在后面大喊。
“跟上来。”
“哦。”
三个人前后进了酒楼便上了二楼的雅间。
小二猫着腰上来的时候明显有些愣住了,不过他凭借着在酒楼内多年当小二的惊讶,也只是僵硬了一瞬便从善如流道:“客官,您几位要点儿什么?”
云修宴看了那小二一眼,扔给他一块儿牌子。
那小二见了后立刻恭迎的退了出去,也不问他们到底要什么了。
三个人进了雅字一号间后便相对而坐。
套路先生的恋爱游戏
云修宴和叶九卿坐在一边,而池沐坐在另一边。
两个男人明显是互相看不顺眼,就连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冷凝的气息。
“咳,你们两个有仇?”
“没有。”两个人同时道。
叶九卿:“……”她不信。
“云修宴,没想到你竟然能站起来了?啧啧,这可是个大消息啊,本楼主猜这消息还没透露出去吧,啧,到时候本楼主将这消息一卖……”
叶九卿一直都没将面具摘下来,她伸手敲了两下桌子。
“那我就将你中毒的事情告诉天下人,小药人,你的仇家也不少吧?”
“同样都是病人,你怎么偏偏帮着他啊!”
池沐瞪圆了一双眼睛,不敢相信自己被夜九给威胁了,虽然以前也是被威胁的。
“因为他是我的男人啊。”
“你你你,你们俩,你们俩什么时候搞到一块儿去的!”
“什么叫搞到一块儿,我们是光明正大的在一起的。”
叶九卿和池沐拌着嘴,云修宴脑子里却是在无限循环着女孩刚刚脱口而出的话。

好文筆的小說 《穿越紅樓賈迎春自救指南》-第五百三十四章 庸人自擾鑒賞

穿越紅樓賈迎春自救指南
小說推薦穿越紅樓賈迎春自救指南穿越红楼贾迎春自救指南
“腊月十七,三妹妹放心,到时候肯定会给妹妹写帖子的,对了,二妹妹到时候也去,封大人只有英莲姐姐这么一个嫡亲的外甥女,对她的婚事很是看重,到时候大家都去参加才好。”
宝钗依旧笑得温和,不过却也能听出扬眉吐气来。
“腊月十七,那倒是只剩下半个月了,有时间的话,我们肯定都去。”
凤姐儿也从薛姨妈那里知道了薛蟠要迎娶香菱的消息,笑吟吟的说道。
这话看似说的极恳切,其实透着一股子模棱两可,有时间了我们肯定都去,那没时间呢?自然就都不去了。
宝钗本就心眼儿多,当然也能听出凤姐儿的话外之音,脸上的笑容不由的僵了僵,不过到底假面具带得多了,很快就看不出什么来了。
探春只顾着为自己即将参加高规格宴饮的事情高兴,倒是没看出来什么,又拉着宝钗问起了当天的宾客来。
“三妹妹是说当日的宾客吗?都是封家舅舅那边安排的,我听说凡是京都有头有脸的人物都邀请了,像是丞相啊,六部的大人们啊,以及这段时间进京的大人们都有。”
宝琴看起来很是欣喜,脸蛋儿红扑扑的,一旁的大丫鬟也满脸喜色。
宝琴和梅家二公子的婚事拖得时间不短了,可是梅家一直装聋作哑,这次薛家和封家的亲事,梅家就是不看薛家的面子,只看封家也是会去的。
邀请了丞相,六部的大人们?封家这是在搞什么?
凤姐儿迎春都只是笑,不说什么。她们可不认为封家只是单纯的为了香菱的婚事,如果封家真的肯替香菱出头,当初也不会让薛蟠用什么“平妻”的条件给打发了。
香菱虽说不是自愿的,不过当初是被人牙子当“瘦马”调教了好几年也是事实,对于封家这样的官宦之家,就算不是什么难以洗清的污点,总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才是。
再说了,就算是封夫人真的大归,香菱总还是甄家的小姐,让外甥女在舅舅家出嫁总是透着一股子怪异。
不过没等迎春想出什么所以然来,那边王保善骑着马带着几个小厮已经到了荣国府门口,看着人口熙熙攘攘的人群,王保善有些微微的愣神。
这也不怪他,自从荣国公死后,他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自家老爷回来,迎接的人到的这样齐全的。
“大老爷回来了!”
不过他到底也是有过这样的经历的,很快也就反应了过来,对着众人高声道。
“老爷到了哪儿了?”
“大哥还有多长时间到?”
“一路上都平安吧?”
……
等到众人都表达了自己的关心之后,又等了一炷香的时间,贾十几辆马车才陆陆续续的进了宁荣街。
“长兄!”
斷 罪 天使 海 蝶
贾政终于见到了贾赦,连日担惊受怕的心终于放下了一些,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大伯父,琮兄弟。”
贾宝玉,贾珍,薛蟠以及贾蓉贾蔷等人纷纷围上去,热络的跟贾赦父子叙起了别后之情。
“不过就是出去转了几日,顺便接了林妹夫和琮哥儿,怎么大家都跟几百年没有见我一样?怎么,是惹了什么祸事吗?”
贾赦自然明白是什么回事,也没给贾政和贾珍留什么面子,开着玩笑道。
“那怎么会?”
“不会不会……”
贾政和贾珍心照不宣的看了看对方,都有些讪讪的笑了,又亲热的拉着贾赦,一行人朝贾母的荣庆堂去了。
迎春邢氏等人却不愿意去荣庆堂看贾母扮什么慈母,只拉着琮哥儿问他在外面的情形。
“母亲,嫂子,二姐姐,你们就放心吧,我这不是好好儿的,不缺胳膊不缺腿的,要不是父亲非拉着我回来,我还想继续游学呢!”
贾琮笑着说道。
他这也是提醒迎春她们,自己当初可是打着游学的名头出去的,免得她们说漏了嘴。
“还说,真是个没良心的,你才多大,不知道母亲嫂子她们多担心,居然连过年都没想着回来,母亲,可得好好罚他!”
迎春见邢氏眼圈都红了,也知道贾琮没有多想,忙挽着邢氏的胳膊劝道。
“就是,小叔叔真是太讨厌了,祖母想你想的都哭了好几次了,你一点儿都不乖。”
巧姐儿一手掐着腰,一手拉着蓼哥儿对贾琮说道。
“讨厌!不乖!”
蓼哥儿跟着鹦鹉学舌。
“母亲……儿子都大了,再……儿子早就想您想的不成了,前几日做梦还梦到您做的菊花海螺了……”
贾琮被说的不好意思,又见邢氏满眼的关爱,消瘦了不少的身子,就知道巧姐儿说的所言非虚,忙凑到邢氏面前巴巴的道。
“知道你喜欢,母亲早就让人准备了,快些进去,一会儿就凉了。”
邢氏欣慰的用帕子擦了擦眼泪,也不顾再应对王夫人的打探和薛姨妈的炫耀,张罗着贾琮赶紧回东院。
贾琮一开始还有些迟疑,不过后来一想,别说老太太那边不见得能想起他这个庶孙,就是想到了,也没眼下他被母亲姐姐嫂子团团围住的幸福感重要。
等到被三人投喂的酒足饭饱了,又被追着问了在扬州的情况,贾赦才被从荣庆堂放了回来。
“用了吗?要不要再用一些?”
半枝雪 小说
邢氏忙起身接过贾赦脱下来的大氅,关切的问道。
“别忙了,用过了,母亲如今正是用得到我的时候,还能让我饿着?”
傲世神尊 夜小楼
贾赦自嘲的笑笑,又将巧姐儿蓼哥儿拉到身旁,让王保善将买给两个孩子的东西送了一些进来。
这一路上他是边走边买,光是给两个孩子的就装了三四辆马车,要不是实在装不下了他还不肯收手呢。
“……”
邢氏又让人端了参茶上来,欲言又止的看贾赦,迎春知道她担心什么,开口问道:
“爹爹,你没答应帮二叔担什么事情吧?”
“你当你爹爹傻?要我说你二叔也是也是庸人自扰,当今真要是想处置你二叔能拖到这时候?”
贾赦见蓼哥儿像是有些困了,将他递给奶娘又对邢氏和迎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