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特種兵之開局震驚唐心怡討論-第七百零六章 浪漫愛情讀書

特種兵之開局震驚唐心怡
小說推薦特種兵之開局震驚唐心怡特种兵之开局震惊唐心怡
“但是当时,我哥已经办完了手续,并且,他也知道那块地方,之前是做什么的,但是我哥却依旧要接手,还丝毫不顾我的孩子的情分。”
“因为这件事情,我也曾和我哥闹过,甚至,我还扬言,不和他相处。”
张长贵继续回忆着说道:“但即便如此,我哥也还是尊重我父亲的意思,将那块地方接手了。”
“而我也从那个时候,和我哥的联系逐渐少了,甚至到了后来,我们两个就再也没有联系了。”
温总听了张长贵的话后,继续问道:“就是因为这个,你的脾气,也就变得更加古怪了?”
“然后你之后,也把你们的孩子,都送到了你其他哥哥姐姐们家寄养?”
张长贵摇摇头:“不是。”
○○的女仆小姐
约会大作战DATE A PARTY
“那件事情之后,我便发誓,不再和我父亲,我哥哥家来往了。”
“因为他们做的事情,实在太令我寒心了,所以,我不想与他们再有任何的联系。”
“所以,我就继续回到我这个家里,安心过着我接下来的生活。”
“那个时候,我们的生活,就过的更苦了,我一边种地,一边还要照顾我神志不清的爱人。”
“但是,我的内心,还是很满足的。”
“毕竟,有我爱人在身边,我还是很满足的。”
“后来的两年时间,或许也是上天看我们可怜吧,然后我爱人竟然又怀孕了。”
“那个时候,我顿时就又感觉,生活充满了希望。”
“也希望,那个孩子的到来,能让我爱人的情况变得好转一些。”
“在孩子生下来之后,我眼看着我爱人的情况,一天比一天好。”
“但是,我爱人的神志,依旧是不乐观的,甚至,她的病情严重的时候,还会伤害到我们的孩子,而我也不能每天就看着我爱人。”
“所以在其他人的建议下,也在我的深思熟虑下,我把我的孩子,交给了我姐姐抚养,但即便如此,我也和我姐姐说好,孩子,依旧是我的,他每天也得回来看看我和我爱人。”
“不能忘了我和我爱人,我姐姐也是非常疼我的,所以,也是答应了我的要求。”
“那之后,我爱人又相继剩下了四个孩子,我也还是和之前一样,将他们分别寄养在了我的其他哥哥姐姐们家。”
“当然,要求也是一样,我和我爱人,是我们孩子的父母。不论什么时候,也都是。”
“不论我们两个成了什么样,我们也依旧是我孩子的父母,这一点是任何人都不能改变的。”
“就这样,我的孩子们,就在我哥哥姐姐们长大了。”
“而我哥哥姐姐们也十分不错,他们在抚养我的孩子的同时,也把正确的观念教给了他们,让他们时刻都知道,我们才是他们的父母,而我这样做,也都是有苦衷的。”
“我的孩子们也是非常懂事,从小就非常听话,尤其是回来我家后,更是懂事的给我们干活,我当时也是十分高兴的。”
“说实话,我的那些侄子侄女,外甥外甥女们,也是十分孝顺的。”
“他们也会经常来看望我和我爱人,但是我家里的这条件,比较差,所以我宁愿他们不来,也不想他们来了之后难受。”
“所以,我就经常会当一下坏人,让他们以后别来了。”
龙王妃子不好当
“或许也是因为我演的太像了,我的侄子,侄女们,外甥外甥女们,也是与我的关系,渐行渐远,到现在,他们也基本上都不来看我了。”
“再后来,我的爱人,也因病去世,我的孩子们,也都去了城里生活。”
“不过,我的孩子们,也还算是孝顺,经常会回来看望我,之前还说要给我翻盖房子,让我住的更舒服一点,但是我拒绝了。因为这样的房子,我住的很习惯,我不想让他们动。”
“这房子,虽然是挺破就是的,但是它却是我和我爱人所有的回忆,所以我不让他们动。”
听到这里,门口,张长贵老人的那些孩子们,也是情不自禁的留下了眼泪。
原来,张长贵老人不让他们翻盖房子的原因,竟然是这么的浪漫。
只是,张长贵老人从来都没有和他们说过为什么。
这次要不是温总,叶峰他们来找张长贵老人调查一些事情的话,那么估计他们现在也听不到这个原因。
人鱼之伤(境外版)
“老人家,你和你爱人之间的爱情,果真是很令人羡慕。”
范天雷看着张长贵老人说道。
张长贵老人也是微微一笑。
“不过,老人家,我冒昧的问您一句,您屋里的情况?”
“我看您院子里的状态,是很整洁的,但是您屋内的情况,好像并不太乐观。”
“尤其是里屋的情况,据说更是难以下脚,这情况又是为什么呢?”
“您这明显的差距,又究竟是因为什么呢?”
温总这时,也问到张长贵老人。
张长贵老人看了一眼房子,又扫了一眼院子,说道:“这个,是因为当时我爱人在世的时候,她说她很喜欢院子里这样整洁的环境。看得让人感觉很舒服。”
“但是屋子里,我爱人说,有我们第一个孩子的影子,所以她并不太愿意留在屋内。”
“所以,我就将院子里每天都保持清洁,整洁,而屋内,我也是特意不愿意去打扫,收拾的。”
“我觉得,环境乱一点的话,或许我爱人也不会想到那么多了。”
“所以,我就没有再管它,而且这样的环境,我也住的习惯了,要是太整洁了,我反而会觉得少了些什么东西。”
听到这里,温总一脸懵逼。
他疑惑的看着张长贵老人,再次问道:“可是,您屋内的情况,难道不会觉得奇怪吗?”
“而且味道,也不愿意散散,这样下去,对您的健康是不太好的呀?”
张长贵老人听后,也只是微微一笑,说道:“这样,我才会闻到,屋内我爱人的气味。”
“说实话,那屋子是从我爱人离世后,我就没有再收拾过了,我想要一直都睡在,有我爱人气味的地方。”
“而且, 这样的环境,虽然是不太好,但是对我来说,却是幸福的,而且我也已经生活了这么多年了,我今年都已经八十五的年龄了,但是你们看,我依旧没有什么病痛。”
“所以,我并不觉得,我生活在那样的环境里,有什么不好。”
听到这里,范天雷也是说道:“也是,老人家,您每天都去地里干活,光是那些活,就够您强身健体的了,而且每天在地里吸收的太阳光能量,也是很足的了,所以,这或许也是您身体这么健康的原因吧。”
见范天雷这么说,张长贵老人家也是微微一笑。
这时候,温总再次说道:“老人家,能否让我们,进去您的里屋看看呢?”
一听到温总说要进房间里面查看,张长贵老人家立马就慌了。

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秦漢豪俠傳 起點-第八十五章 以身試毒熱推

秦漢豪俠傳
小說推薦秦漢豪俠傳秦汉豪侠传
天空繁星灿烂,一弯新月已斜向西山,樱子去了山涧吸水,许久还未回来。徐福等得焦急难耐,便向着樱子离去的方向寻去,又不停的在高声大喊。越往山涧低处,越是树木丛生,藤蔓缠绕,又往下行走十几丈已听得水声潺潺,原来已到了山涧的最底下。
世界第一可爱!
徐福掰断一根树枝用打火石点燃,漆黑的山谷忽然亮起一束火光,令人显而易见,何况徐福还在不断的呼叫。
樱子早就听到徐福的呼唤声,她故意不回应,还躲在一座岩石的背后。见火光下徐福越是焦急的四处张望,她心底越是欢喜,只见徐福正要顺着溪流而下,才大声叫道:“福哥,我在这!”樱子站在岩石上快乐的又蹦又跳又招手。忽然脚底下一滑,樱子“啊”的尖叫一声,已经堕落沟底,徐福吓得大声喊叫,快步跑到樱子落水的地方,见水下已不见了樱子的身影忙,跳入溪水中大声呼叫。
火把已被熄灭,黑暗的沟谷中只听见徐福嘶声呼叫,趟在水中不停的摸寻。樱子忽然从水中探出头来,咯咯地欢笑道:“看把你吓得,这水又不深,你紧张什么?”
徐福在微弱的星光下终于看到了樱子,忙冲过去一把抱住了她,樱子也抱紧了徐福。二人相依在溪水间良久,才互相扶着上岸。
徐福再次点燃火把,和樱子并坐在那座岩石上,火光下见樱子头发散落,湿淋淋的衣服紧贴着身体,尽显柔和之美,徐福心旌荡漾,直盯着樱子观望。樱子也深情的看着徐福,正要靠紧他的怀中,徐福忽然起身叹道:“我来百兽山庄已经快有半个月了,我的妻子和女儿一定都在盼着我赶快回去,只等天亮了我就带上七色花草回到福园山庄。”徐福起身坐在她旁边的另一块石头上。
听了徐福一番话,激情高涨的樱子,心底一下子凉了半截,唯有静静地坐在石头上,望着火光下的溪水痴痴发呆,傻傻发笑。二人不再说话,空山寂寂,樱子忽然轻轻地唱起了歌,唱的也是那首《比翼双飞》,这首歌本是百兽山庄的人,在劝导她们的女人不要去向往得到男人的关爱,男女的爱情,最终就像比翼鸟一样,最终只会互相伤害。
她以前总是不明白她的大姐杏子那么冰雪聪明,为什么她与林金宏爱在一起那么痛苦,他们还要一直坚守。她现在才明白,什么叫做身不由己无法自拔,她俩在一起固然痛苦,但如果要他们分离更是生不如死。樱子想到此不禁轻轻地啜泣起来,火把已经燃尽,四下又一片漆黑,徐福依然心如死灰,不再说一句话。
红日初升,他们又再互相看清楚了彼此,他们相视而笑,却不再说话,似乎这个晚上并没有发生任何事。樱子已下定了决心要得到这个男人,忽然向山谷中呼啸一声,不过多久十几只巨兽相继而来,徐福吓了一大跳。只见樱子伸手抚摸巨兽的额头,身子,和尾巴,一只花豹叼着一只花篮交给樱子后,巨兽们便相继离去。
樱子把花篮交给徐福后,抱起一捆干树藤,与徐福又一前一后的向山腰爬去。徐福不明所以,随樱子来到山腰一处乱石中,乱石旁有一座用石头筑起的炉灶,灶旁有一口铁锅,樱子把花篮里的一大块肉放进锅里,往锅里添上水,又把树藤捋顺,这才对着天空呼哨。
天空飞来一只巨鹰,那巨鹰长啸一声飞到樱子身旁抓起树藤的一端,直向火山顶飞去。巨鹰飞到火山顶上空才把树藤放下,山顶的火顺着树藤燃烧而下,刚好点着了锅底的柴火。
徐福见到樱子这种特殊的引火煮肉方式,似曾在哪里见过,不禁冥思苦想起来。樱子见徐福满脸惊异,终于开口问道:“你一定是想问我,在这里遍地是炙手可热的岩石,只要把两块岩石轻轻一碰就可以生出火来,为什么还要那么费事,要从山顶上把火引下来。”
樱子不等徐福回应又继续道:“那些猎手出生入死为我们寻找食物,我们不可以吃它们的肉,特别是它们的幼崽,我既然杀了它们的幼崽,就应该受到日神的处罚,受到烙火之刑。我们引用日神之火,是为了得到日神的原谅,也是为了减少我的罪孽!”
恋爱先知
徐福似乎没有听进樱子的话,却忽然奇怪的惊叫起来:“海市蜃楼,原来是在海市蜃楼曾经看到过这一幕!”
樱子不明白徐福说了什么,徐福才把以前在望仙台,曾经看到过一个小女孩也是这样取火煮肉的事说了一番。
徐福又道:“那个女孩当然不是你,六年前,她看来只有八九岁,穿着浅绿色的长裙,头戴着美丽的花环,如今算来她只有十四岁。”
重生七零:闷骚军长俏媳妇
樱子道:“她一定是林无争,她娘亲每次杀了那些幼崽给林金宏吃,就会派无争公主来这里烧煮,林无争也真勇敢真厉害,为了她爹爹,才七八岁时就学会了乘驾飞鹰。”
徐福问道:“林金宏他不吃那些肉,你们也可以给他采摘野菜,葛根和野果,杏子又何必甘受烙刑为他杀了猎手的幼崽。”
樱子道:“他中了毒草迷药之毒,如果一个月之内不吃上肉食,就会疼痛而死,可是他宁愿死去,也不吃那些人肉,所以我大姐为了他每个月都要遭到烙火之刑。”
徐福又不解问道:“你们和林家庄的人本没有深仇大恨,为什么不让林金伟常常送些干鱼片上来?”
“老庄主早就下了规矩,如果庄上的人不能同甘共苦,食用外来之食,同样都会被逐出山庄。”
“既然如此,那你大姐杏子为什么不与林金宏一起离开百兽山庄去林家庄?去别的地方也可以,总比在百兽山庄受罪好!”
“大姐若是还放心让他去林家庄,她们又何至于此,他们都害怕失去对方,他们宁愿互相伤害都不离开百兽山庄。”
“好在你现在是庄主,他们总算是苦尽甘来,至少他们可以吃上林家庄送来的东西。”
“百兽山庄的女人最恨男人背弃了他的女人,可是我大姐自己却逼着林金宏背弃了他之前的女人,他们一直受着良心的折磨,就算今后林家庄送来东西,他也要忍痛三天才能吃下那些东西。”樱子一边添加柴火一边说着,少许锅里肉香四溢,只叫人垂涎欲滴。樱子揭开锅盖,用树枝插上肉交给徐福,徐福心里又在想着七色花草的事,樱子的话也没有全听在心里,便边吃边道:“你自己为什么不吃,你难道不饿吗?”
樱子转过身,背朝着徐福再次道:“这么多年,我们的猎手一直为我们猎来食物,我们早已把这些猎手看成是自己的同族,我们又怎么可以吃他们的肉?当我们每次杀死我们的猎手时,我们承受烙火之刑也都是应该的。我们女人只有为了她心爱的人男人才甘愿承受所有的痛苦!”
徐福这才明白,急忙把手中的肉重重地扔到地下怒道:“我又没有中毒草迷药之毒,你为什么要为我杀死你们的猎手,你为什么要无故的为我承受那些刑罚?”
“昨晚我才一会不见,你便紧张的失魂落魄,我掉下了水沟你更是不管水有多深,奋不顾身跳下水去救我,我当然也愿意为你付出一切!”樱子哭着道。
“我是有家室的人,我们中原的女人,也照样怨恨她们的男人背弃她,我不是林金宏,我和你来这里,只是为了要见识一下七色花草而已,等我找到第八种花草后,我就可以研制出毒草的解药,到时你们的病都彻底好了,我也可以回我们的山庄了,那里才有我的妻子和女儿。”
“够了!这里根本没有第八种花草,如果有也会被我们一起掺和在一起制成了迷药!如果真有解药,解药也一定是在这七种花草之内”樱子气狠狠地道。
一语惊醒梦中人,徐福豁然大悟,开心的笑道:“我明白了,这里的确没有第八种花草,原来这七种花草之中只有一大部分是毒药,也有一小部分是解药,定是以前配制毒草的人也分不清哪些是毒草良就糊弄在一起配成了迷药。”
樱子笑道:“你终于明白了,这七种花有香有色,却唯独没有味道,谁也分辨不出哪些是毒草,哪些是解药,我们只知道把七种花草,混合在一起就可以配成迷药。”
徐福道“解药既然就在其中,我唯有一一尝试才能分辨出他们的药性!”
樱子问道:“你疯了,你要以身试毒?这七种花草最多只有两种是良药,如果你连着吃了五种毒药,一定就会毒发身亡。”
“不管怎么样我一定要找出其中的解药来!”徐福已经下定决心。
七色花草的毒,当然不是见血封喉的毒药,如果单单吃下其中一种毒草身体根本毫无异样,最少也要吃上两种以上才能辩解,如果吃的两种药中,其中一种为良药,毒草良药互相抵消,身体也是毫无异样。
是以徐福自那天以后,每天都不断的试毒,每天都不同的搭配,或每次吃两种药草,或三种,或四种,每次吃下后,都会隔一段时间感觉一下身体的反应。就这样徐福不到一个月时间,七种花草已不知尝了多少遍。
腹黑总裁戏呆妻
他早已神志不清,在他眼里他只认识樱子,但仍然坚持不懈的去试药。秦善文,侍琴,徐青梅,陈永才,黄可中等人已不知多少次,来到火山半山腰处劝徐福回去,却都是无功而返。
这一日,秦善文陈永才带领黄可中毛大勇带领福园山庄的几百名壮士,再次来到火山山腰处要强行带回徐福,见到徐福还在尝试那些花朵,樱子依然陪伴在他身边。
秦善文见到徐福那浑浑噩噩的样子,心疼不已,忙扶着徐福要往山下走。徐福推开秦善文抱紧了樱子,害怕的看着每一个人。秦善文又要过去搀扶徐福,徐福忽然向大家跪拜起来:“我不要走,你们不要抓我,求求你们不要抓我,樱子救我!”徐福紧紧的抱住了樱子哭道。
秦善文见徐福哭的时候,手里仍然抓着两朵小花,其中一朵是紫色,一朵是蓝色,秦善文抢过他的花,怔望了一会,也要往嘴里送服,他旁边的林无争和徐青梅吓得大叫,都一起抢去了秦善文的花朵。
秦善文哭道:“我当然不会效仿徐叔叔那样,以身试毒,可是看到徐叔叔这样,我又不能不救。”
“连我爹爹都不能研制出解药,你又能怎么样?你又怎么研制毒草迷药的解药?”徐青梅也哭着责问道。
“徐叔叔之前曾经跟我说过,这世上如果谁会有毒草迷药的解药,那人就是东瀛黄喙巨鹰的主人。”
陈永才黄可中一起惊道:“黄喙巨鹰?”
秦善文点头道:“徐叔叔说了,六年前,我们刚来海岛时,开始所到之处是蓬莱岛,后来又去了瀛洲岛,我们还没登上瀛洲岛,就看见一群巨鹰大战一只黄喙巨鹰的场面。”
大家终于回忆起来,陈永才接下来道:“那群巨鹰自然就是百兽山庄的猎手,但是那黄喙巨鹰不论是凶猛或者灵敏度,都远远胜于百兽山庄的巨鹰,那么黄喙巨鹰的主人又是谁?”
秦善文道:“连徐叔叔也不知道他是谁,那人能够驾驭黄喙巨鹰,他就一定也知道如何配制毒草迷药,他也一定会有毒草迷药的解药,也只有他能够救徐叔叔和岛上所有的人!”
徐青梅道:“瀛洲岛那么大,那位黄喙巨鹰的主人,又不知道隐藏在那座仙山小屿之间,你又如何去寻找他们?”
秦善文望着北方,一脸茫然,又一声长叹:“我们至少知道高人就在瀛洲岛上,他有一只黄喙巨鹰。”
那女孩换了泳衣的话
林无争一声长哨,空中飞来两只巨鹰,秦善文从怀中掏出一块玉佩,那是金玉铃鸟,秦善文把金玉铃鸟交给了徐青梅道:“如果我真的回不来了,哪天你见到我哥哥,你就把金玉铃鸟交还给他。”
徐青梅接过金玉铃鸟,秦善文林无争二人已经坐上飞鹰,向东北飞去。只听一群人齐声高喊:“善文,无争,保重啊!”徐青梅低头看着金玉铃鸟,默默的在为秦善文祈祷,又想起了远方的秦风。
“秦风,风哥哥!不知道你现在可好?我们真的还会相见吗?”

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特工傳奇之重明 愛下-第一百三十八章 別出心裁展示

特工傳奇之重明
小說推薦特工傳奇之重明特工传奇之重明
马晓光一言既出,果然是语惊四座,一众人等闻言都是一惊。
老爵爷却面色如常微微一笑,说道:“马先生果然不是一般人,对古董也有研究?”
“略懂,略懂。”马晓光连忙谦虚道。
胖子和老李看到马老板的做派知道他原来早就知道这酒尊是假的,心下了然,不过仍然有些纳闷,这马老板虽然脑子开过光,也和罗掌柜师兄弟混了一段时间,但是这酒尊运远地看了一眼,都没过手就知道真假,这也太神奇了!
太初 小说
其实一点都不神奇,因为马晓光认识这个东东,他以前在博物馆看过这个酒尊,也知道它的来历,这东西要是真的确实是妥妥的国宝,虽然这从器型和其他方面看,这东东真的不能再真,但是对历史略知一二的马晓光却知道眼前这货假得不能再假。
真实的历史上这东西要两年后一九三八年才从土里刨出来呢,而且地点是在湘省而不是豫省,这东西后来的名字可是鼎鼎大名,它就是镇国级国宝——四羊方尊。
虽然知道方尊的来历,马晓光却未说破,一则有些话不好讲,二则说穿了有些事情不好弄了,就只能老着脸皮接受了大家的夸赞。
见马晓光一副谦虚谨慎的模样,老爵爷不由得心生好感,叹道:“现在像马先生这样胸有锦绣而又不自傲的年轻人,是越来越少了。”
“爵爷,您过奖,我也是机缘巧合而已,您叫我先生,我可当不起,当不起……您是长辈,还是称我的表字熹然吧。”
“呵呵,熹然,好字……”爵爷赞道。
聊着聊着,饭店已经开始走菜,大家边吃边聊,席间贺世光也与马老板一见如故,两人年纪有些差距,贺世光虽然年纪长得多,但是却对马老板颇为佩服。
看着年轻有为的马老板,贺世光有些不胜唏嘘,眼神中仿佛看到了自己年少时的样子。
“世光兄是很有感触啊?”马晓光关切地问道。
“他自己以前做事不小心,老是想挣快钱、发大财……结果大财没发到,却差点弄得倾家荡产,要不他也不会去了安南,我早就告诫过他股票不是谁都可以玩的……这些本不足为外人道,但熹然你我一见如故,不算外人。”老爵爷似乎是没什么顾忌,出声说道。
老爵爷在家中是一言九鼎,虽然言辞间颇有责备之意,但更多的关爱之情却溢于言表。
“生意上的起起伏伏很正常,老爵爷不必担心,我与世光兄一见如故,定能相互扶持。”马晓光肃然答道。
“如此甚好,家里的子侄我都是有心照拂的,但是人年纪大了,难免有些照顾不周……要服老啊。”爵爷有些感慨地说道。
重生空間:天價神醫 風梧
“爵爷,您绝对会长命百岁的。”马晓光诚恳说道,他可是非常有把握,老爵爷最后可活了九十多离一百岁可差不远。
“爵士爷爷,中国的寿星都是长胡子,您一定会长寿的!”这时苏菲也对老人家祝福道。
大家不断地凑趣,让老爵爷心情好了不少,席间聊生意、聊人生、聊古玩……一番畅饮,宾主尽欢。
这老爵爷后世家族兴旺、富可敌国,在港岛和香山澳经营了强大的人脉,果然是积淀深厚,非一朝一夕之功。
散席之后,贺世光带着众位随从先去安排其他事宜,苏菲也和胖子、老李悄然先退出了雅间。
“熹然你费尽周折,不会只是为了告诉我这件古董是假的,和我这老头聊聊人生吧……”老爵爷见没有了其他人,便淡淡地笑着问道。
“咳咳,爵爷明鉴,在下的确有一事相求,在下有位上峰,在港岛遇到一些事情,被关在政治部拘留所,正在设法营救。”马晓光一点没有矫情,直接说明了来意,并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和相关隐情,竹筒倒豆子一般直接倒了个干干净净。
一番说话让老爵爷听得是不断点头,他没想到马晓光如此光棍,直截了当说明了来意,也直接表明了身份,还附带爆了不少国府一些内幕,这可是老人家始料未及的。
老爵爷略一沉吟,又点了点头,说道:“这事原本可大可小,我也听说国府外交部安排了专人与港府交涉此事……只是没想到这中间还有如此的内情,也真是难为你了。”
“所以,这事熹然想拜托爵爷,想办法周旋一二,日后但有差遣,熹然将赴汤蹈火……”
“熹然言重了,我早年和一位云游高人相识,学得一鳞半爪相面之术,我观你人品不凡,颇有异像……虽然现在位卑,日后却是不可限量,你我相识是缘分,犬子也在军中效力,说来和你也属同袍,日后有机会可以亲近亲近……此事也是国家之事,自当全力周旋,你等我消息便是。”爵爷沉声说道。
“如此,熹然自己,也代表特务处上下感谢爵爷!”马晓光起身立正,郑重说道。
又和爵爷聊了一会儿,外面贺世光已经安排好了一切,爵爷是老人家自然不能和年轻力壮火气旺的马老板耗下去。
马晓光见火候也差不多了,也和老爵爷客气告辞。
临走,还和破落户贺世光留下了联系方式,这却让有些落魄寄人篱下的贺世光感佩不已,他却不知道,马老板这是看中了他儿子,在考虑二十年以后的事情呢。
和老爵爷一行在大厦门厅告辞,看着爵爷远去的车队,马晓光长吁了一口气。
“哦,森坡少爷,你真是太厉害了!”苏菲赞叹道,她原以为马老板就是一个特务,没想到马老板不仅懂古玩,还懂做生意,这可比沪市那些绣花枕头世家公子强多了。
胖子也点赞道:“少爷,你这招倒是别出心裁啊,一分钱不花,还认识了一位爵爷,看来事情有门了。”
“少爷这脑子可是开过光的!”老李总结道。
“呵呵,过奖,一般般,洒洒水的啦……”马老板谦虚地笑道,心里却窃笑不已,这回可是真的猪脚光环附身了。
马晓光这事其实也是灵光一现,为了见爵爷还有很多办法,但是短时间哪里能来得及运作呢?还好老祖宗显灵,豫省的同胞帮忙,一个工艺品让自己还得了一段机缘。
而且他的目的完全达到了,爵爷只看到了第一层,却不知他还打了几个鬼主意。
一是这鬼子花了大价钱买了这东西吃亏上当那是活该,现在不宜说破,以后还留得到机会装X呢,何况这古玩行的规矩也是如此,坏规矩的事情,马老板是不会做的。
二是这东西出自豫省,自然是豫省伊川县那座著名的小村庄——“烟云涧”的产品,那里很久以前便有造假的产业,这次居然蒙过了苏富比的法眼,反正是霓虹国人上当,断人生路的事情,马老板更是不会做的。
三呢是他也是有意要让大家知道自己在拍卖会露了脸,这就行了,消息最终肯定会通过种种渠道传到戴老板耳朵里,这就不足为外人道了。
刚才和老爵爷在大厦门口挥手道别,肯定被很多人看在眼里,港岛这个地方消息总是传得特别快,露脸装X的事情,马老板找到时机那是一定会做的!
港岛事情办完,马老板一行准备坐轮渡回九龙,苏菲却非要跟去,说是一个孤身女子在港岛人生地不熟,怕是不安全。
这一下听得马老板直翻白眼,心想:“这浪漫国小娘皮自己都不知在港岛呆了多长时间了,看样子对港岛比我还熟,还不安全?这多半还惦记着其他经卷吧。”
逆襲吧,女配
胖子却和老李跟在后面,交头接耳嘀嘀咕咕,不时发出怪笑。
轮渡上,午后的海风吹拂着面庞,欣赏着三十年代维多利亚港华夏南国和英伦风混搭的美丽景色,让马晓光忽然有一眼百年的感觉。
旁边的苏菲若有所思地说道:“对了,杰克,好多在华夏的西方人都和爷爷一样有中文名字,你看老爵爷也有,要不你帮我取一个?”
“苏菲……苏菲?那就叫淑芬吧。”马晓光沉吟了一下说道。
“淑芬?倒是一个好名字。”苏菲点点头。
胖子和老李听到,对视一眼,都有些摇头,这“淑芬”这名字倒没有什么问题,但是总觉得怪怪的,这森坡少爷多半又使坏捉弄人呢。
轮渡靠岸之后,回到了半岛酒店,苏菲马上找到电话操着浪漫国话叽里咕噜说了半天,接着就在酒店也定了房间,一副跟定森坡少爷的架势。
马晓光现在现在有些发愁了,原来老爵爷承口帮忙,事情已经完成大半,还准备在这原生态的港岛畅游一番,现在却跟了这么一个大尾巴,让人好不烦恼。
而且按胖子和老李的德性,回去肯定又得八卦了,到时候怎么解释呢?
自己可没老爵爷和他孙子赌王的逼格,一个人娶四个老婆。
愁归愁,事情该做还得做,有些收尾工作还得好好做一做,要不这次行动就不完美了,也枉费惊动爵爷他老人家出场。
趁着淑芬(就是苏菲)还在饭店安顿,拿出了装有微型相机的怀表,取下胶卷,叫过胖子如此这般的吩咐了一通,得到令旨的胖子奸笑着跑了……